第六章  吹牛逼
6/316

第六章  吹牛逼

  李巖雖然帶著孩子,但看書的態度依舊很好。他一手輕輕來回推動著嬰兒車,一邊聚精會神的看著。

  此時他擁有強悍的大腦,看書速度極快。哪怕一目十行,也能清晰地記住書上寫的每一個字。僅僅半個小時,一本兩百多頁的的嬰兒食譜被他看了大半。

  “噯……”

  小月兒是很乖的,哪怕爸爸沒有理會自己,小家伙也不哭不鬧。反而乖乖的躺在嬰兒車里,瞪著一雙烏溜溜的大眼睛,東瞧瞧西看看。

  有時候看到人了,她還會時不時的咧著嘴哼哼兩聲。

  每次月兒開口的時候,李巖都會抬頭看看她。看看這個小東西是不是無聊了。

  書店關門要九點半,所以李巖并沒有在意這時候書店會關門。

  不斷翻看著與母嬰相關的書籍。

  由于這方面的書,很多都是重復的,哪怕名字不一樣,但里面的東西基本上都大同小異。

  所以李巖看了差不多一個小時過后,就轉移了位置。

  具體看什么也沒有在意。隨手拿起旁邊的一本《臨床醫學》看來起來。

  他這個舉動自然也引起了一些人的注意。

  帶著孩子都還這么刻苦看書的人可不多了。而且那個躺在嬰兒車里的孩子好可愛好活潑。看到一個人,就會咿咿呀呀的嘟嚷。

  于是有人在高興之下,就給這父女兩人拍了照。

  “李先生,您還在這里看書啊!”張蕓琦踩著高跟鞋,噠噠地走到李巖身邊,輕聲問道。

  “嗯?”

  忽然有人對自己說話,李巖還沒有反應過來,抬頭看了看來人。原來是那個漂亮嬌小的美女店長。“哦!是啊!這不是周末嗎?沒事兒干就來看看書。”

  “李先生真刻苦,怕是要考研了吧!”

  張蕓琦笑著問道。

  “考什么研啊!我只是一個高中生而已。這輩子也別想考研了。”李巖笑了笑,毫不避諱自己的學歷不高。

  “呵呵……李先生,你可真會說笑,如果高中生都有你這種能力的話。那我們國家的大學生,早就堪比中科院士了。”

  對于李巖的話,張蕓琦可不相信,只當他是低調,不想聲張而已。殊不知,李巖還真是高中學歷,而且當年畢業考試的時候,成績壓著及格線,差點連畢業都不能。

  “我或許下輩子可以成為院士,但這輩子還是帶孩子算了。”說著,李巖伸手在小月兒的臉上輕輕摸了摸。

  其實玩了這么久,小月兒已經累了。這個胖乎乎的小家伙已經開始犯迷糊了。這個迷迷糊糊的小家伙,似乎感覺到了什么,張開才長了兩顆小乳牙的嘴巴,一口叼住李巖的手指,然后就開始一個勁兒吸吮。

  圓溜溜的腮幫子,一鼓一鼓的,看起來格外可愛。

  “饞嘴丫頭,連爸爸的手指都要吃。”李巖趕忙把手收回來,但手指上卻還是糊滿了口水。

  “呵呵……這孩子真可愛。”

  小月兒的舉動頓時就逗樂了張蕓琦。

  “噯……呀呀……”自己嘴里的東西忽然不見了。月兒猛地瞪著眼睛左看右看,要準備把那到嘴的東西找回來然后一口吃掉。

  “呵呵……這孩子……這孩子太可愛了……呵呵……”張蕓琦捂著嘴,呵呵笑著。本來就漂亮的她,在這時候竟然生出了幾分妖嬈。

  說實話,這個女人有點瘦,估計也就是七八十斤的樣子。但該大的地方大,該翹的地方翹,如果不是身高不是很高的話,起碼也是個妖嬈的尤物。即便這樣,張蕓琦也絕對算是大美女一個。

  看著她的樣子,李巖笑了笑,也不多說什么。

  兩人再次聊了一會兒,然后告別。李巖則在書店里多呆了一段時間,前前后后足足看了五本書。

  直到天色都已經黑了,才慢慢推著月兒往自己家住的青年公寓走去。

  或許是因為半下午的時候吃了東西的原因,小月兒并沒有哭鬧。而是玩了睡,睡了玩,就像是小米蟲一樣。

  “呀呀……”在回家的路上,月兒醒了。

  一醒來就咿咿呀呀得直嘟嚷,就像是小喇叭一樣。

  李巖稍微逗逗她,這個小家伙立馬就跟著也笑了。

  活潑的樣子,看上去根本不像是個半歲的小孩子。

  “笑什么笑?這么丑!再笑就丑死了。”雖然明知道小月兒聽不懂這些話,但李巖還是這樣對她說著。

  “噯……”

  月兒做出一副驚訝的樣子,看著爸爸。小嘴巴微微張開,然后亮晶晶的口水就稀里嘩啦的流。

  真是……

  李巖翻了個白眼兒,拿出紙巾給她擦下巴。

  但卻不想,這個小東西竟然伸出兩只小手把他食指和中指給握住了。

  “快放手,爸爸要生氣了。”小月兒捏的很緊,李巖不敢使勁兒,怕傷了月兒。

  可哪知道這個小東西,竟然歡喜的搖動了起來。似乎把爸爸的手當成了撥浪鼓。

  只是李巖的感覺卻不是很好。

  因為這丫頭不知道怎么回事兒,力氣大的出奇。

  抓著他的手,掙都掙不開。

  “快放手,爸爸的手要斷了。”

  “喀……”

  話才剛剛說完,李巖忽然感覺,自己食指猛地傳來一股劇痛。

  “嘶……”

  這股劇痛來的太突然了,李巖忍不住倒吸一口涼氣。

  趁著力氣稍減的時候,李巖猛的被手抽回來。

  然后看到自己食指的第二根關節竟然呈現出了詭異的彎曲狀。

  “嘶……這特么是脫臼了啊!”

  李巖感覺渾身都不是那么好了。

  想不到自己才看了一些醫書,第一個治療對象竟然會是自己。想到這里,李巖忍不住看了看還在呵呵直笑的小月兒。

  這孩子還真是神奇,從來沒有聽說過,那個嬰兒能把成年人的手指掰斷,今天算是長見識了。

  “咯咯……”

  只是小月兒什么都不懂,只是看著爸爸咯咯笑,小胳膊小腿兒,在毛絨絨的嬰兒毯下面,不斷地動,給人感覺就像是她好像知道這一切似的。

  搖搖頭,李巖拋開這種荒謬的想法,然后停下來,開始給自己正骨。

  一般人恐怕不會敢這樣做,但李巖卻不怕。再說了他雖然看了幾本醫書,自己也沒有經驗,但種事情比較簡單,卻也難不住他。

  手指拉直,然后往關節正中落下,就重新回到了關節囊原位,但畢竟是傷到了,算是創傷性關節炎,所以需要用活血化瘀,還需要止痛,不然今天晚上別想睡覺。

  一般來說這種傷勢不算嚴重,休息兩三周就能基本恢復。

  正是因為這樣,李巖才沒有去大醫院,而是直接推著小月兒去了普通門診。

  “鐵醫生給我拿一瓶云南白藥,順便給我三貼活血止痛膏!”通常來說,在手指脫臼是可以不需要纏繃帶的,只需要一些膏藥就可以完成。畢竟手指脫臼并不是什么大毛病。

  “好!”門診醫生是一個看上比較年輕的斯文男人,但附近的人基本上知道,這個醫生有多黑。有因為這家伙姓鐵,名叫鐵中壢,所以有些人喜歡在私下叫他鐵公雞。

  “活血化瘀膏,28元一貼,云南白藥35元。”

  這些東西明顯要比其他醫院貴一大截,但時間已經到這時候了,李巖也不想到大醫院去。挨宰就挨宰吧!

  想了想,李巖點點頭。

  然后鐵中壢醫生就拿著計算機開始算了起來。

  “一百二十三塊!”還不等鐵中壢開始計算,李巖就已經把數額報了出來。

  但這個鐵中壢卻抬頭,扶著眼鏡看了看李巖,然后繼續埋頭算。

  過了片刻才抬起頭說道“一百二十三塊。”

  對這個摳門兒的家伙李巖已經無語了。

  無聲的笑了笑,小心的用左手把錢包拿出來,然后從里面拿出一百二十三元錢,以右手使用拇指和中指夾著,把錢遞了過去。

  接錢的時候,鐵中壢特意看了看胡李巖右手食指,然后一邊把李巖的藥裝袋遞給他,然后故作隨意的說道“你這手指脫臼了?”

  “是啊!剛才搬東西的時候,不小心就把手指崴了。這不,現在腫得蘿卜一樣。”李巖結果自己的藥說道。

  貼中壢忽然把臉色一正,很是嚴肅和好心地說道“你這可是大問題啊!這事情可不能馬虎。光用云南白藥和活血化瘀膏可不行,要是不好好弄的話,會感染的。稍不注意,說不定還會落下畸形的毛病。”

  “噯噯……噯……”似乎連小月兒對他的話都很是不屑,小家伙在被子里踢蹬著腿兒,嘴巴地嘟嘟的叫著。

  “這鬼話連半歲的月兒都騙不了。還想騙我?”李巖在心里大肆腹誹,俺表面上卻說道“沒事兒,我身體好,這點小傷不礙事。”

  “脫臼可不是什么小傷啊!現在看不出來,但要是寒邪入體的話,你這手指很容易會得風濕關節炎的。到時候在傳染其他地方,搞不好你這手要廢掉。”貼中壢的表情很嚴肅,似乎完全是為了李巖好。

  可李巖卻知道,這家伙完全是在忽悠。一個關節脫臼而已,屁大的傷,非要說的那么玄乎,無非是為了自己的錢包而已。

  “你是什么專業的?”

  “神經外科啊!”

  “我是臨床醫學研究生。”李巖呵呵笑了笑,然后說道。

  不就是吹牛逼嗎?我也會!

(本章完)

下載湯圓創作APP

隨時隨地追更新,離線閱讀沒網也能看~還能和作者聊騷,快快下載!

加拿大快乐8有没有预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