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十一章  吃貨
11/316

第十一章  吃貨

  打噴嚏的事情很復雜,如果僅僅只是鼻子癢癢的話,那還好說,可如果是其他什么事情的話,可就麻煩了。

  特別是生病。

  因為這種年齡段的孩子,一旦生病是最麻煩的事情,不僅孩子痛苦,大人也痛苦。

  想到這里,李巖慌忙的把小月兒從嬰兒車里抱了出來。輕輕撫摸著她的額頭。

  “怎么了?”張蕓琦也有些擔心的看著小月兒。

  雖然接觸的時間并不長,但她卻打心眼兒里喜歡這個活潑可愛的小東西。

  因為小月兒完全沒有普通孩子該有的沉靜,似乎只要一睜開眼來,就會迫不及待地探索這個神奇的世界。哪怕是單調的天花板,也會讓她看上好一陣子。

  “噯!”

  并不知道爸爸在干什么的小月兒,瞪著水靈靈的大眼睛,長長的睫毛輕輕顫抖著,仿佛是想用這種方法表達著什么。

  “欠……”

  小家伙眨巴眨巴眼睛,小嘴兒微微張開,看了爸爸一會兒,然后打了個可愛的小噴嚏。

  好像是很不舒服一樣。

  小月兒皺巴著臉蛋兒,然后揮動小手,笨拙地摸摸鼻子。

  “呵……”雖然動作一點也不連貫,反而看起來讓人感覺很是搞笑。

  就連有些擔心她的身體的李巖都忍不住笑了笑。然后對著張蕓琦搖搖頭“有點低燒,應該是剛才在外面吹了冷風的原因。暫時不用送去醫院。”

  “不送醫院?萬一出了什么事情的話,怎么辦?”張蕓琦端秀地坐在位子上,皺著眉頭,似乎對李巖的話有些不滿。

  常人都知道,有了就要去醫院。

  如果是小孩子的話,那就更應該如此。

  畢竟小孩子的身體抵抗力可沒有大人那么厲害,稍微一點小毛病對于小孩子來說都是一件大事兒。

  “小孩子哪有你想的那么脆弱?”李巖忍不住翻了個白眼兒,伸手在小月兒的臉上捏了捏,惹的這個小東西大皺眉頭。

  這可把李巖逗樂了,他好笑地伸手在小月兒的臉上戳了戳,然后才樂呵呵地說道“通常來說,條件越好,素質越差。些許程度的外界刺激反而會調動起身體內部的反應機制。所以,低強度的刺激,對小孩子來說并沒有什么大不了的。相反如果日子過的太好,反而會出問題。”

  “什么亂七八糟的?我怎么沒聽說過?”

  “你沒聽說過的事情多著呢!”李巖輕輕抱著小月兒,把這個小東西放在自己的腿上。

  “呀呀……”

  早春的天氣依舊寒風料峭,小東西被李巖穿得就像小企鵝似的。

  毛絨絨的小衣裳將她緊緊裹起來。

  就連嫩嫩的小手都深深藏進了衣袖里。不僅這樣,為了抵御刺骨的寒風,李巖還特意給這個小東西戴了一頂小白兔帽子。

  這讓小月兒似乎整個人都縮進了毛團團里,只露出一張宛如白玉一般光潔的圓溜小臉。

  “阿姨知道!小月兒是最乖的!”張蕓琦笑著在小月兒的臉上抹了一把。

  看到有外人來摸自己,小家伙本能張開嘴,露出來兩顆萌萌的小門牙。

  如果光看她粉色的牙床和白嫩的乳牙的話,這自然,萌到流鼻血。

  可是……

  如果知道這丫頭的能力的話,那可就不會這樣以為了。

  李巖自己右手上那顆種的就像是蘿卜一樣食指就是教訓。

  一旦被這個小東西的外表所迷惑的話,那就太小看她了。這個小東西,發起飆來,讓人哭都沒地方哭。

  更何況,關于小月兒的事情可不能輕易暴露。

  想到這里,李巖輕輕動了動身體,不著痕跡地讓開了一點點,讓張蕓琦的手錯開了一點。

  也讓小月兒的打算被落空。

  “我的姑奶奶,你別摸了。這孩子可沒有你想的那么簡單。你這不是送上門讓她咬嗎?”李巖在心里不斷嘀咕著,感覺背上全是汗。

  張蕓琦自然不知道這些事情,只是出于對小月兒的喜歡,所以才會伸手想去摸摸。

  李巖讓開了第一次,自然不可能在讓開第二次,不然恐怕會引起別人懷疑不滿。

  只能一咬牙,干脆不再躲避。讓張蕓琦能夠摸摸小月兒,期望著,滿足了她的愿望過后,女人不要再繼續做這么危險的事情了。

  雖然不至于要了小命,但這個小東西卻絕對可以讓一個正常人變成殘廢。

  “小月兒!叫姐姐!”張蕓琦笑瞇瞇的在小月兒臉上輕輕捏了捏,肉乎乎觸感讓她樂開了花。

  見小月兒似乎對張蕓琦的手指沒有什么興趣。李巖終于松了好大一口氣,心中的大石頭終于落地了

  說實話,李巖還真害怕這個小東西張口直接把張蕓琦的手指給咬下來。

  那時候樂子可就大了。

  沒了這方面的擔心。當李巖聽到張蕓琦的話過后,忍不住斜著眼睛,看了她一眼,然后咧著嘴道“你差不多二十五歲了吧!”

  “你才二十五歲!我有那么老嗎?”張蕓琦很沒好氣地等了李巖一眼,然后毫不在意地說道“我才二十三好不好!”

  “就算只有二十三也好歹這么大了好不好。當我家小月兒的媽都綽綽有余了!你好意思,讓她叫你姐姐?”李巖一副活見鬼的表情。

  俗話說的好‘不是一家人不進一家門’

  小月兒坐在爸爸腿上,雖然看不見爸爸的臉,不知道他此時的表情。但這個小東西卻恰好在這時候,做了一個臭臭的模樣。

  又是撅著嘴,又是皺著眉,連小鼻子都皺巴了起來。

  “你們……”張蕓琦好笑地看著這父女倆人“你們父女倆還真是讓人好笑。用不著這樣子吧!”

  “她是我女兒,不學著我的樣子,難道要學你?真是的!”

  “只是這樣子,讓人感覺很好笑。”

  張蕓琦笑著,指了指還在做怪模樣的小月兒。

  看她這么開心的樣子,李巖也笑著低下頭,看了看女兒的樣子。

  “咿呀……”

  爸爸的臉忽然出現在眼前,似乎讓小月兒吃了一驚,然后就開始不斷地搖腦袋。

  女兒的這樣子,讓李巖笑了笑。

  這時候他們點的東西陸陸續續端上來了。

  小月兒看著爸爸吃得香,就在他懷里一個勁兒哼哼,似乎很不高興。

  小孩子總是見不得別人吃東西,哪怕是很小的孩子,也有這種天生的本能。所以她在哼哼了一會兒過后,忽然就嚷嚷了起來。

  “唔……呀呀呀……”

  在這樣的餐廳里這樣喧嘩,如果是別人的話,恐怕早就有人來勸說了。但這時候吵鬧的卻是一個嬰兒。

  大家自然沒有什么好說的。

  但這樣畢竟不是辦法,因為小月兒這時候都快要急哭了。哪怕在爸爸懷里,她也不斷扭動著。

  沒辦法李巖只好從嬰兒車的后面的小筐,拿出了一把小勺子,嘗試著喂她一點沙拉醬。

  如果她喜歡的話,那就讓服務員給她弄一點。

  在李巖準備的過程當中,小東西都快急哭了。可憐巴巴地看著爸爸的動作。

  直到李巖開始給她舀碗里的沙拉醬的時候,這個小東西才終于安靜下來。

  然后就這樣巴巴地看著,滿臉都是可憐的神色。

  “來嘗嘗!”

  李巖用勺子從盤里舀點沙拉醬起來。考慮到這是小月兒第一次吃這種東西,他只是給女兒用勺子沾了一點而已。

  沙拉醬很是粘稠,看起來像是極其濃稠的酸奶,淡黃色,看起來里面應該是加了濃縮橙汁。

  當沙拉醬送到嘴邊的時候,小東西卻又猶豫了。似乎是因為沒有見過這東西的原因。

  咕噥著小嘴巴,盯著勺子看了好一會兒,才猶猶豫豫地張開嘴巴。

  通常來說,制作水果沙拉用的沙拉醬都是酸酸甜甜的味道。只有極少數制作水果沙拉的醬料是其他口味的。

  這是一種神奇的口味。

  讓從來沒有吃過這東西小月兒愣了愣,然后就咧著嘴巴,似乎要把嘴里的怪東西吐出來。

  可事實卻又并非如此。

  小月兒咧著嘴笑了笑,然后小心翼翼的把沙拉醬吞進了肚子。

  “看來月兒很喜歡這種味道。”張蕓琦一邊吃自己的水果沙拉,一邊看著小月兒說道。

  “我早該想到,這種味道對于小孩子來說是很有吸引力的!”

  李巖嘆了口氣,干脆找來服務員,讓他幫忙弄點沙拉醬來。

  當然,這是要算錢的。就算是沙拉醬,也不會白給。

  在拿來之前,還把小半碗沙拉醬放進微博里加熱了一會,差不多也就是中火兩分鐘的樣子。

  畢竟這沙拉醬是一直放進冰箱里保鮮的。溫度會比較冷,這又是在大冬天,如果給小孩子吃太涼的東西,搞不好會鬧肚子。

  當小半碗水果沙拉的端來的時候,小月兒早就已經等不及了。

  可憐兮兮地看了爸爸好久,才終于吃到那種好吃的怪東西,每吃一口,小家伙都會高興的瞇起眼睛。

  “我覺得,如果可以的話,你可以在家里準備一點沙拉醬了。說不定你女兒會很高興。”

  “這事情以后再說!現在她正想要營養長身體。吃了這東西,恐怕不會再吃其他東西了。”李巖搖搖頭。

  “倒也是!”張蕓琦了然地點點頭“小孩子就是貪嘴,喜歡吃好多東西,把自己吃得飽飽的。”

  “要是不多吃點東西,怎么長大?”

  李巖一邊說著,一邊給小月兒喂沙拉醬。

  沒過多久,李巖就發現了一個問題。

  這個神奇的小東西,似乎特別能吃。

(本章完)

下載湯圓創作APP

隨時隨地追更新,離線閱讀沒網也能看~還能和作者聊騷,快快下載!

加拿大快乐8有没有预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