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十八章  情圣
28/316

第二十八章  情圣

  “呵呵……呵呵呵……呵……”

  看著滿眼怒火的云彩兒,李巖只能尷尬地笑笑。

  而云彩兒則學著他的樣子,皮笑肉不笑的笑了笑“呵呵……”

  “嘿嘿……”小月兒學爸爸樣子也笑了笑,只是那哈喇子卻止也止不住。

  “別多想,陳經理什么也沒有看到。”

  “你以為我會相信嗎?”云彩兒生氣了,真的生氣了,恨不得一口要死這可惡的家伙。

  “別!別多想!我們之間本來就沒有什么,身正不怕影子斜,難道還怕別人說什么不成?”

  “說的簡單!你倒是無所謂,但我呢?你想過沒有?”

  李巖一想也對。

  作為一個男人通常來說對這種事情都不是很在意。

  但對于女人來說卻影響甚大。

  畢竟這關系到一個女人的名聲。哪怕現在已經是二十一世紀了,對于這方面要求不再那么嚴格,但也絕對不是可以隨便抹黑的。

  “那怎么辦?”

  “我有辦法還問你嗎?”或許是因為來了例假的原因,平時一副好脾氣的云彩兒此時顯得特別沖。

  語氣很不好。

  對此,李巖也只能搖頭苦笑。

  “要不……我們把公司的人都找來,當面澄清這件事情!”李巖斟酌了一下,然后說道。

  “你覺得可能嗎?陳大嘴是什么人,你難道還不知道?”

  “呃!”

  李巖噎了一口氣,差點憋死。

  的確,陳永華不僅是個大嗓門,還是個大喇叭,雖然工作態度很好,工作能力很強,但卻八卦的跟女人一樣,李巖敢肯定,這時候那家伙已經到處去宣揚了。

  真不知道,那個幾十歲的男人為什么會這么八卦。

  當八卦男人陳永華與八卦女人姜柔湊在一起的時候,那種效應……

  嘖!嘖!嘖!

  恐怕已經不能用彗星撞地球來形容了,那恐怕會造成猛烈的核聚變效應。

  想到這里,李巖似乎已經看到八卦漫天飛的場面。

  這讓李巖忍不住打了個寒顫。

  瞅了一眼,云彩兒發現她此時的臉色也是陰晴不定。

  似乎小腹更痛了。

  她忍不住捂著小腹,一臉痛苦的樣子。

  “快吃了吧!”李巖把藥遞給云彩兒。

  “你還敢說!”

  也不知道是痛的還是氣的,云彩兒滿臉通紅地瞪著一雙好看的眸子,死死盯著李巖,恨不得把他撕成碎片。

  真倒霉,這梁子結下了。以后的日子恐怕不怎么好過。

  李巖心里哀嘆。

  “把藥給我。”云彩兒伸出手,說道。

  把藥拿給云彩兒,李巖看著她把藥吞下。然后招呼也不打一聲,轉身就推著小月兒往外走。

  在離開的時候,李巖甚至都能感覺到云彩兒落在自己背上是目光。

  如芒在背!

  “呀呀呀……呀……”一路上,小月兒似乎很高興,咿咿呀呀個不停,就像是在幸災樂禍。

  但李巖自己卻憂心忡忡。

  得罪了總經理,今后的日子可不好過了。

  轉過一個轉角,滿身都是脂粉味兒的陶倩從前方走來。

  一看到李巖,陶倩頓時就開始擠眉弄眼。然后笑嘻嘻地說道“李大情圣,真沒看出來哦!居然連總經理都能泡到手,這技術簡直爐火純青啊。”

  老子床上功夫更爐火純青。

  李巖撇撇嘴,心里大罵陳永年不是個東西,但嘴里卻說道“別亂說,小心云經理扣你工資。”

  “到時候就麻煩你幫忙吹吃枕頭風咯。”陶倩笑嘻嘻地說著。

  同時彎下腰,輕輕在小月兒的臉上摸了摸。

  只是小月兒卻不怎么喜歡這個妖艷無比,滿身香水味道的漂亮阿姨,見她來摸自己,小家伙本能地就要張嘴去咬她。

  可就是動作太笨拙,小月兒雖然已經很努力了,但還是被陶倩給摸了臉蛋兒。

  真糟糕,又被漂亮阿姨欺負了。

  小家伙頓時愁眉苦臉,嘴巴撅得高高,樣子很不高興。

  “嘻嘻!小家伙,干嘛每次都想咬阿姨?”對于小月兒的舉動,陶倩根本不在意,只當是小家伙覺得好玩。

  但李巖卻知道,月兒這是真的不喜歡她。

  要不然也不會誰都不咬偏偏就咬她了,這是一種不喜歡的表現。

  對于這種事情,李巖并不會去說,小孩子的舉動還可以當成是好玩,但如果他說出來的話,卻就會得罪人。所以李巖很明智選擇了不談這個話題,而是轉而說道“你聽誰說的,我在追云經理?”

  陶倩重新站直身子,捋了捋耳發,撩動無限風情“還能有誰?陳大嘴唄!”

  不可否認,陶倩絕對算是美女。但就是太不知自愛,生活作風混亂。

  這事情其實大家都心知肚明,只是嘴上沒說而已。甚至陶倩也不在意被別人知道。

  李巖心里雖然清楚,但也當作不知道,只是苦笑地說道“就知道這家伙管不住自己的嘴巴。”

  “難道不是嗎?”陳永年從李巖身后走來。

  聽了這話,李巖臉色都綠了。“老陳,你可把老子害苦了。”

  “怎么?你還怕她打你?”

  “根本沒有的事兒!被你這樣傳的滿天飛,到時候云經理不找我麻煩才怪。到時候,你也絕對逃不掉。”

  “呃!該不會是真的吧!”李巖的話讓陳永年有點心虛了。畢竟被自己上司惦記上絕對不是什么好事兒,要想整自己,多得是辦法。

  暗無天日!

  李巖的話,讓陳永年心里忍不住蹦出這么四個字。

  “你覺得呢?反正你別的事情不用去做了,洗干凈脖子等著挨刀吧!反正身高體壯,經得起折騰。”

  陳永年是個地地道道的東北漢子,身高一米八幾,長得三大無粗,看上去就像是個沒腦子的笨蛋。但實際上此人精明圓滑,做事滴水不漏,而且耿直豪爽,跟上上下下都能打成一片。

  唯一缺點就是喜歡八卦。

  “媽的!你怎么不早說?”

  此時陳永年聽了李巖的話,頓時有種要死了的感覺。

  “我說個屁,你一走進來,就立馬轉身走了。我給你說什么?”

  “我看你連媽富隆都給云經理準備好了,這其中要說沒有貓膩,鬼都不相信。不走的話,難道留下來喝茶啊?”陳永年嘿嘿笑著。“我可是看得很清楚,那是短效藥。”

  “哦……”

  陶倩一臉恍然。

  “你就老實說吧!你們之間到底怎么回事兒?我可不相信,那種短效藥是用來當糖豆吃的。”忽然間,陳永年的臉色變得很猥瑣,那樣子就像是挖到了什么陳年隱秘。

  李巖剛剛要說話,忽然身后傳來一聲清脆的冷喝,把他剛剛吐到喉嚨里話,生生嚇了回去。

  “你們在這里干什么?還不快去上班。”

  “快走!快走!”

  “母老虎來了。”

  “快走……”

  陳永年和陶倩很沒義氣地把李巖扔在原地,轉身就走。

  只留下李巖把著嬰兒車,轉過頭,嘴角抽搐地看了看云彩兒“哦!云經理啊!你來視察啊?你忙!你忙!我還有點事兒,我先走了。”

  但云彩兒卻一句話不說,只是冷冷地盯著李巖,似乎要看透他的心肝脾肺腎。

  “呃……呵呵……”碰了個軟釘子,李巖尷尬的笑了笑,然后就準備推著嬰兒車開溜。

  “你跑什么?我難道很可怕?”

  云彩兒的臉色很不好看。

  “沒!沒有!你這么漂亮,怎么會可怕?只是小月兒餓了,我要去她兌牛奶。”李巖很不道德的把月兒拿出來當擋箭牌。

  “呀?”

  半歲的月兒已經能分辨出聲音了。

  小家伙聽到爸爸叫自己的名字,頓時嘟嚷了一聲。

  “……”

  李巖有點無語。

  想不到這小東西竟然這么敏感,才提到她名字,就出聲表示自己的存在。

  “你女兒都不相信你的鬼話,你以為我會相信。”

  你哪只耳朵聽到她不相信我的話了?

  李巖很想質問她,但這時候他有點心虛。這妹子現在明顯就是一座火山。

  還是離她遠點好些。

  “我女兒當然相信我的話。”李巖看著云彩兒臉,發現她這會兒似乎氣色好了些。

  看來應該是藥物起效了。

  “好!就算你女兒相信你,但我們該說說我們之間的事情了吧!”

  “我們之間?我們之間有什么事情?我們之間只是上下屬關系,能有什么事情?”李巖準備把這事情大事化小小事化了。

  而云彩兒則挑了挑眉毛“是嗎?”

  “當然!當然是這樣。”

  “那就最好,我不希望聽到有什么不好的話傳到我耳朵里。”顯然,云彩兒也不想在這件事情上多做糾纏。

  這自然是再好不過,李巖頓時連連點頭,差點大叫三聲。

  真他媽不容易啊!

  想不到這妞居然這么通情達理。

  “好了!你不是請假嗎?你走吧!沒事兒不要在公司里呆著,影響大家上班。”

  云彩兒揮揮手,示意李巖趕緊離開。

  李巖巴不得趕緊走,離開這里去外面避避風頭。道了聲別,他推著月兒就走。

  走出銷售大廳過后,李巖終于松了口氣。

  銷售大廳外面是停車場,里面停了不少客戶的車,還有些車是沒有賣出去,所以這里一天二十四小時都有保安守衛。

  推著小月兒路過一個崗亭的時候,保安隊長薛博濤,笑著對李巖豎了個大拇指“李巖,你不錯啊!帶著孩子都能泡經理。真不愧是情圣!”

  “……”

  這話頓時就讓李巖臉色一黑,就像鍋底似的。

(本章完)

下載湯圓創作APP

隨時隨地追更新,離線閱讀沒網也能看~還能和作者聊騷,快快下載!

加拿大快乐8有没有预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