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九十一章  有麻煩了
92/316

第九十一章  有麻煩了

  一看到小姑昏睡過去,李巖猛地站起來,從到門邊,一腳把那扇很長時間都沒打開過的木門踹開。

  也顧不得這里有什么味道,李巖沖進去,抱起小姑就外沖。

  因為還沒吃早飯的原因,老人這時候還沒有下地做事。

  忽然看到孫兒抱著自己小女兒從那件房子里沖出來。老人不禁下了一跳,小跑著過來,慌慌張張地問道“小墩,你……你小姑這是怎么了?這是怎么了?怎么剛才還好好的,怎么這會兒就……”

  奶奶看著自己癡傻瘋癲的小女兒,滿身大汗昏睡不醒的樣子,忍不住一陣心疼。

  畢竟是自己身上掉下來的肉,哪怕她再瘋再傻,那也是自己的女兒。讓她瘋瘋癲癲地活了幾十年就已經很對不起她了。如果在出點事情的話,那她恐怕會愧疚死。

  “奶奶快別說這些了。快給小姑兌點鹽水吧!不要太多,有一點就好。我去給小姑洗洗。”

  “可是她……”老人還是有些放不下自己的小女兒。

  “沒事兒的,我會做好。”

  李巖笑了笑,說道。

  他的笑容讓老人安心了不少,點點頭走進廚房。

  而李巖則抱著小姑走進了廁所旁邊的浴室里。

  這么多年來,小姑很少離開那間臭氣熏天的房間。曾經李巖還小的時候,他小姑更是常常一年到頭都不見得會出來一次。

  但李巖漸漸大了過后,就會偶爾帶著小姑出來曬曬太陽。

  而且洗澡的事情也常常落到他的身上。

  雖說男女有別,但誰也不會去在意一個傻子和正常人之間的這種忌諱。

  把小姑放在浴室的地上,李巖轉身回到廚房開始兌洗澡水。

  塑料桶滿滿兩桶水,也僅僅只能給小姑洗一次頭而已。

  畢竟她頭上實在太臟了。

  而且還有虱子。

  因此洗過頭過后,還需要用白醋洗,再把毛巾用白醋打濕包住頭,捂二十分鐘左右。

  趁著這段時間,開始給小姑清洗身子。

  她真的很臟。

  以前瘋瘋癲癲地她經常在大小便上打滾,弄滿身都是亂七八糟的東西。

  一桶水在她身上大概清洗一遍過后,還需要用更多的水,一邊沖一邊搓掉身上更多的污垢。

  光是洗這個澡,李巖就用去了四十分鐘。

  這時候頭上的虱子也差不多被白醋熏死了。接著李巖用篦子為小姑梳頭,以此來刮下數量眾多的虱子和蟲卵。

  每次都能刮下不少,密密麻麻的樣子,光是看看就讓人頭皮發麻。

  洗篦子的時候,水面上漂了一層,全是虱子和蟲卵。

  如果有必要的話,李巖甚至會毫不猶豫地把小姑的頭發全部剪掉,以此來一次性消滅虱子。

  但看現在這篦子的效果,似完全不用,最多洗幾次頭,多用幾次篦子,就會完全把虱子消除。

  在這之前,李巖需要將絕大部分虱子和蟲卵都從小姑的頭上篦下來。

  洗了這么長時間,總算告一段落。

  老李家的基因也完全展現了出來。

  哪怕已經四十來歲,但李嫣霞看上去卻就像是三十來歲人妻似的。而且皮膚白皙,被水汽一熏,臉色白里透紅,而且身材很好。

  很難想像,洗干凈了過后的李嫣霞竟然會有這樣的美貌的容顏。

  光是從她的身上就能看出,李巖的大姑姑也絕對不差。

  要不然當年也不會遭遇橫禍。

  整個過程,李嫣霞一直都在昏睡著,完全沒有意識。

  哪怕李巖在給她穿上奶奶以前的舊衣服時,她也沒有任何動作。

  那是奶奶幾十年前的衣裳,她一直舍不得丟,這會兒給小女兒穿,也無所謂。

  只是讓老人想不明白的是。

  李巖為什么要把她小姑放在自己床上。

  難道就不怕她忽然發瘋嗎?要知道他床上還有個小孩子呢!

  對此,李巖沒有多說什么,只是說沒事兒。

  這不僅是因為李巖知道小姑的精神要恢復正常了。更是因為,李巖很清楚,小姑雖然瘋瘋癲癲,但攻擊性并不強,只要不去刺激她,就絕對不會有事兒。

  忙完這些,李巖才回到廚房里開始洗漱,然后跟奶奶一起吃早飯。

  “唉……你姑姑也是個可憐人。這么多年,真是難為她了。也怪我這個當媽的不爭氣,沒把她生好。”飯桌上,老人提起自己的女兒,忍不住一陣唉聲嘆氣。

  五個子女當中,她覺得最對不起的就是自己這個小女兒了。

  畢竟被關在暗無天日的房間里二三十年。她這個當母親的心里也很不好受。

  如果不是沒辦法的話,她絕對不會這樣。

  “奶奶,你也別這樣說,相信小姑是不會怪你的。”

  “可是……”老人似乎還想說什么,但話到嘴邊,卻化成一聲長嘆。

  無數語言和感情都包含在這聲長嘆當中。

  李巖無法理解奶奶感情和心情,卻也能猜出個七七八八。

  老人對于自己的小女兒始終懷著愧疚的心情。

  甚至可以說她對自己每個孩子都很愧疚。

  趁著月兒和小姑還沒醒來的時候,李巖分別給她們準備了些吃的東西。

  而他奶奶則早早的出門去了。

  并不是下地干活,而是去市場買東西。

  畢竟是孫兒回來了,老人想要給孫兒做點他喜歡吃的東西。

  奶奶出門過后,李巖哪也沒去,而是開始收拾那間關了小姑幾十年的房子。

  昏暗的房間里臭氣熏天,惡臭的氣味讓人有種想要作嘔的感覺。

  房間里有一張稍微干凈的木板,其他地方到處都是屎尿,地上還有兩床又臟又臭的被褥。

  李巖把能搬動的東西都拿出去燒掉,又花時間把房間里的那些東西清理了一下。

  然后撒上草灰與烈酒。

  這些東西具有殺菌消毒的作用。

  忙完這些已經十點過,李巖去自己房間里看了看月兒,發現小家伙依舊睡得安穩,就連自家小姑,也靜靜地沉睡著。

  李巖松了口氣,從行李箱中拿出一些衣裳,準備洗澡。

  哪知道才洗到一半,李巖就忽然聽到了月兒的哭聲。

  “唉……真是麻煩。”

  沖掉身上的泡泡,李巖三兩下穿好衣裳,就沖了出去。

  這時候的月兒正一臉傷心地趴在床上,伸手在李嫣霞的身上不斷推搡著。

  一邊哭一邊尖叫。

  眼淚似滴未滴的掛在那張圓嘟嘟地臉蛋兒上。

  “月兒,爸爸在這里!不哭不哭!”李巖還沒走進房間,就對著月兒說道。

  “嗚嗚嗚……”小月兒不斷哭著,可當她聽到爸爸的聲音過后,頓時就不哭了,抬起頭,癟著嘴,呆呆地看著門口。

  當她看到爸爸出現在門口的時候,月兒頓時打了個激靈,好像是被嚇到了。

  小家伙坐起來,憋著嘴巴,看看門口的爸爸,又看看身邊這個人。滿臉疑惑地叫了一聲“爸爸!”

  “嗯!”李巖走過去點頭應道。

  “爸爸?”

  月兒臉上的迷惑之色更濃。

  “嗯!”

  “雅個爸爸?”小月兒摸摸腦袋,還掛著眼淚的臉上,那副疑惑之色簡直讓人好笑。

  雖然月兒口中的‘雅個’,讓人搞不明白。但李巖卻知道,她這是在說‘兩個爸爸’。

  顯然才睡醒的小家伙把身邊那個小姑婆認成了自己爸爸。

  剛才她肯定叫喊過爸爸,可這個爸爸卻沒有回應自己,所以小家伙這才傷心的哭鼻子。

  “那是小姑婆,可不是你爸爸。”李巖笑瞇瞇地把穿著小睡衣的月兒從床上抱起來。

  把小家伙放在腿上,三兩下將她剝成肉嘟嘟的小白豬。

  換下尿不濕,看了看她的小屁屁,才再次給她換上新的尿不濕。

  “噯?麻麻?麻麻泡泡!”月兒趴在爸爸腿上一動不動,只是小腿兒在輕輕踢蹬著。

  而她的目光則一個勁兒打量著,在床上的那個人。

  這也是個漂亮媽媽?

  對于這個問題,月兒表示弄不明白。

  只是感覺有些奇怪而已。

  “嗯?”李巖六識敏銳,很快就感覺到一雙投在自己背上的目光。

  抱著換好衣裳,滿臉萌萌噠的小家伙,李巖轉過頭,看向身后。

  剛剛轉過頭,他就看到一雙純凈的眸子。

  “這……”

  李巖驚呼一聲,猛地站起來,看著床上的那個女人。

  “小姑!你醒了啊?”看著小姑那那雙眼睛,李巖心中一陣感嘆。

  這雙眼睛實在太純凈了。

  就像是晶瑩透亮的玻璃珠。

  “是啊!我醒了!”

  “餓了嗎?”

  “你是誰啊?”李嫣霞癲狂半生,一直在渾渾噩噩中度過,自然很多事情都不清楚。此刻能做交流,就已經非常不錯了,這還得益于她以前本來就會說話的原因,要不然恐怕連話都不會說。

  “我是李巖啊!”

  “李巖是誰啊?”

  李嫣霞很是疑惑的問道。

  “李巖就是小墩?你還記得嗎,小墩!我!”李巖單手抱著月兒,指了指自己。

  月兒也學著爸爸的樣子,指了指自己“爸爸!”

  “指著自己不能說爸爸,應該說月兒!”

  “月兒!”小家伙又再次說道,并在最后加了兩個字,于是組成了‘月兒乖乖’

  “月兒?乖乖?”李嫣霞疑惑地指了指月兒,然后又指了指李巖“小墩?”

  “對!就是這樣。”

  看樣子,小姑雖然很多事情都不知道,但恢復過來之后,似乎學習能力極強。這讓李巖很高興,因為這預示著小姑可以很快融入普通人的生活當中。

  可緊接著李巖就高興不起來了。

  只見李嫣霞露出個干凈的笑容,然后問道“那小墩要摸我奶嗎?”

  “……咳咳……”李巖頓時無言。

  怎么回事兒,怎么會這樣?

  小姑忽然說出來的一句話,讓李巖有種頭皮發麻的感覺。

(本章完)

下載湯圓創作APP

隨時隨地追更新,離線閱讀沒網也能看~還能和作者聊騷,快快下載!

加拿大快乐8有没有预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