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二十七章  母女
128/316

第一百二十七章  母女

  李巖的話聽上去有些不近人情,卻又有幾分道理。

  卻又讓李嫣霞心里很是疑惑。

  視頻里不是說是朋友就應該幫忙的嗎?為什么小墩又讓自己不要去管這些?

  李嫣霞想不明白其中的差別。

  小姑的樣子自然盡入李巖的眼中。

  可有些事情說是說不通的,只能靠自己去體會去理解。

  只有見多了,聽多了,才有可能了解的更多。也只有這樣,才能讓一個人從稚嫩變得成熟。

  李巖說過這些話后,就不再多說。

  抱起已經吃飽了的月兒開始給她洗臉刷牙,換尿不濕。

  每到這時候,月兒就總是很不耐煩。

  在爸爸懷里哼哼得不停。

  “小壞蛋,不許胡鬧。”這時候李巖正在給月兒刷牙。

  寶寶牙刷非常柔軟,不會傷害到孩子口腔和牙齦。

  其實月兒這個年紀的寶寶,完全可以用手指沾上牙膏去幫她刷。

  但李巖不敢。

  天知道丫頭會不會一個不高興,把他手指給咬下來?

  曾經就發生過這樣的事情。

  在刷牙的時候,忽然就不高興了,然后一口把牙刷咬爛。因此報銷了至少五支寶寶牙刷。

  “嗚……”月兒似乎真的很不喜歡刷牙,可憐兮兮地看著爸爸,大眼睛里閃爍著濃濃的水光。

  “真是要人命。”

  月兒樣子太萌,讓人有種想要答應她任何事情的沖動。

  李巖拿出她嘴里的牙刷,伸手在她臉上捏了捏“不許裝可憐!”

  “噯!”月兒輕輕嘟嚷了一聲。

  小家伙嘴角還有些水漬,這讓她看起來格外可愛。而且機靈的反應讓人忍不住感到好笑。

  “好了!不用在裝可憐了。”李巖拿過毛巾,在月兒嘴角輕輕擦了擦。

  幸好這種寶寶牙膏是沒有泡泡,不然會更麻煩。

  而且兒童牙膏并不是泡泡越多越好。畢竟他們的牙膏主要目的是為了預防齲齒,這只需要加入木糖醇就可以達到效果。

  “小姑,走吧!出去走走,順便買點東西。”李巖給月兒換上毛茸茸的兔子外套。這讓小家伙,顯得更加可愛。

  “可是,萬一小雨回來了怎么辦?”

  “放心吧,那丫頭絕對不會半途回來的。我看以她的性子,如果找不到工作的話,肯定不會回來。”

  “為什么?”

  “那丫頭倔著呢,而且自尊心也很強。”

  “你怎么知道?”李嫣霞奇怪地問道。

  “見識多了,自然會看出這些不同之處。小姑,你以后也會這樣的。因為這就是識人。”

  “識人嗎?”

  李嫣霞提著個塑料袋,走在李巖身邊。

  現在的李嫣霞可沒有什么化妝品之類的東西,也沒有其他雜七雜八的小東西,所以自然不會有拿包包的需求。之所以會提著個塑料袋。

  完全是因為月兒的原因。

  因為口袋里全是這個小家伙的東西。

  “放到筐里吧!拿著麻煩。”李巖推著嬰兒車,對小姑說道。

  “不要!我要拿著。”

  “拿著多麻煩?”

  “我喜歡!”李嫣霞似乎真的不想把手里的東西放下來。

  見她這樣,李巖只好作罷。

  倒是月兒這個小點,似乎顯得很高興。

  因為她今天是坐的車車。

  說起來,月兒已經好久沒坐嬰兒車了。因為下馬坡村里根本不適合推嬰兒車。

  所以李巖雖然把車子帶回去了,但使用次數卻屈指可數。

  這讓月兒有些想念。

  今天再次坐進嬰兒車里,讓她感覺很高興。

  哪怕今天的車車是折起來的,她自己也是坐在里面的。卻還是讓好讓她高興地東摸摸西摸摸。

  特別是掛在車里的布娃娃,更是她的關注重點。小家伙拿在手里就不愿放手。

  推著月兒走在中庭,李巖和李嫣霞走在一起,給人的感覺,仿佛他們不像姑侄三代,而是一家三口。

  長相不是很帥,但卻很耐看的爸爸;身材很好,皮膚白皙的媽媽;還有個活潑可愛的呆萌女兒。

  但李巖他們確確實實是三代人。

  只是他們這三代人有些奇特而已。

  月兒坐在嬰兒車里,扶著前扶手,伸出一只手,身邊放著裝了葡萄糖水的奶瓶。

  小家伙對著周圍指指點點,時不時地仰頭看看,卻被傘蓋擋住了,讓她只能看到黑色的傘蓋。

  而她小姑婆對周圍的環境也是很好奇,小孩子的遙控玩具、小廣場里健身器材、玉蘭花形狀是路燈,這些東西都會吸引她的注意。

  “小墩,你看那個人,她不冷嗎?”這時候,李嫣霞靠過來,?指著一個從前面走過去的靚麗女子,好奇地問道。

  李巖順著她手指的方向看去,只見一個身材高挑穿著火辣的女子從前面走過。

  一條棕色打底褲包裹著細長的雙腿,外面穿著是及膝的暗紅色冬裙,上身套著青色的羽絨馬甲。手里提著個扎眼奢侈的限量款LV包包。修長的脖子上吊著漂亮的紅寶石吊墜,長長的耳墜輕輕擺動,及腰的青絲好似綢緞般順滑。

  更讓人驚訝的是,這女人走的是模特兒步,而且踏腳很重,使得她在走動的時候,胸口不自覺的顫動不已。

  雖然因為角度的問題,只能看到這個女人的大半張臉,卻不可否認,這是個很漂亮的女人。

  “小三兒?”看著這女人的樣子,李巖心里忍不住嘀咕了一聲。

  之所以會有這樣的想法,主要是因為很多人都知道這個青年公寓里又不少人都是單生女性,可這些女性卻又隨時有豪車接送。

  這其中的貓膩,稍微有點社會經驗的人都會明白。

  或許是因為李嫣霞的驚呼聲有點大,那個女人轉過頭看了一眼。然后面帶輕蔑地重新回過頭,快步離開。

  “小姑,以后見到有什么奇怪的人和事,不要輕易說出口,有什么事情回來問我。不然你這樣會很容易得罪人的。今天這女人明顯有事情,要不然說不定會來找你理論。”

  “為什么?”李嫣霞真心很奇怪,明明自己什么都沒做,只是心里奇怪而已,為什么會有這樣情況?

  “不為什么,因為人心。一樣的米,養百樣的人,并不是所有人都像你我這樣好說話。這些人你可以心里瞧不起她,但絕對不能表現出來,更不能說出來。不然會引來麻煩好。”

  李巖的話對李嫣霞來說太深奧。

  讓她有點恍然,又有點疑惑。

  很多事情真不是說說就能動的,有很多事情需要自己去體會過后,才能明白其中的酸甜苦辣。

  兩人慢悠悠地走在路上,不知不覺間就走出了青年公寓。

  公寓外是寬闊的柏油馬路,車如流水,奔流不息。

  這在下馬坡村是絕對看不到的。

  讓李嫣霞不禁有些驚嘆于這個城市的繁華。

  “車車!車車!”

  月兒坐在嬰兒車里,拎著奶瓶樂呵呵地叫喊。

  短小的雙腿,懸在半空中不斷地踢蹬。

  顯得很是興奮。

  伸手快速在月兒的臉蛋兒上摸了一把。

  冰冰涼涼的感覺立馬讓月兒那張笑呵呵的小臉皺巴了起來。

  癟著嘴,擺出一副怕怕的模樣到處瞧,似乎想要找到那個偷偷摸自己臉蛋的大壞蛋。

  “噯?”月兒想要回過頭看看爸爸,卻總是被那黑色的傘蓋擋住。

  這讓她很是惱火。

  不高興地撅著嘴巴,把小手舉得高高,似乎想要一巴掌把那個傘蓋打成碎片。

  俯身看了看這個似乎很暴躁的小不點,李巖輕輕捏了捏她小手。然后對著小姑說道“走吧。城市里可不僅僅只有很多車輛和高樓。”

  “嗨!李巖?”剛剛準備走,就聽到身后傳來一聲驚呼。

  “嗯?”

  聲音有些熟悉,李巖回頭看了看。

  卻發現居然是個背著黑色小包,看起來像是學生妹一般的熟人。

  “張蕓琦,你怎么在這里?今天沒上班啊?”

  “我今天輪休,一個人閑得無聊就到處走走,沒想到居然碰到你了。”

  能在路上遇到個熟人,張蕓琦似乎顯得很高興,但目光落到李巖身邊的時候,卻又感覺心里有種怪怪的感覺。“李巖,你怎么頭破了?”

  “被人打的!”

  “誰有這本事?”

  “一個叫獨孤求敗的狠人,我跟他拼了三千招,最后他一記撩陰腿,就把我打成這樣了。”

  “獨孤求敗?而且獨孤求敗不是使劍的嗎?怎么什么時候會用腿法了,而且還是撩陰腿這么下三濫的招數,更奇怪的是撩陰腿怎么打在頭上?”張蕓琦臉色古怪地看著李巖“你當我是傻子啊?”

  “咳咳……”

  李巖干咳兩聲。

  “真是的!”張蕓琦翻了個白眼兒,然后看向李嫣霞“李巖,這是你愛人嗎?真漂亮啊!”

  “你想多了,我怎么可能會有這么漂亮的老婆?這是我小姑。叫李嫣霞!”

  “你好,我叫張蕓琦。”聽到李巖的話,張蕓琦立馬走過去,跟李嫣霞打了個招呼。

  “我叫李嫣霞,是小墩的小姑。”

  “小墩?”

  “就是我的小名!”

  “想不到你的小名叫小墩啊?嘻嘻……真是老土。”張蕓琦似乎發現了什么好玩的事情“嫣霞姐,你名字跟我一個朋友的名字好相似,她叫李嫣姿,你叫李嫣霞,這可真是有緣分。”

  “真的?”

  李嫣霞心思單純,毫無心機聽到張蕓琦這樣說,頓時就來了興趣。

  “當然咯!只是她跟你比起來,可就要差多了。”說完,張蕓琦指了指李嫣霞的胸口。

  可是李嫣霞根本不知道她這是什么意思好。臉上不禁浮現出幾分好奇的神色“什么?”

  但張蕓琦也有點不好意思,只是輕輕指了指。

  “就是這個。”

  “好了小姑。你只用知道那個李嫣姿不如你就行了。”李巖這時候插嘴說道。

  “嗯!不僅不如,而且還是大大的不如啊!”

  說完,張蕓琦又彎下腰,親親月兒的臉。

  “月兒還認識媽媽不?”

  “噯?”

  雖然才兩三個月沒見,但對一個幼小的孩子來說卻還是太久了。

  小家伙幾乎完全忘記了張蕓琦的存在。

  只是感覺她比較熟悉而已。

  張蕓琦也早已經料到了月兒的反應,盯著她繼續說道“媽媽這里有好吃的哦!”

  “噯!”月兒頓時把眼睛瞪得圓圓的。

  眨也不眨地盯著張蕓琦。想了半天,終于開口叫道“媽媽!”

  “……”

  看著月兒的樣子,李巖心里就一個勁兒暗叫糟糕。

(本章完)

下載湯圓創作APP

隨時隨地追更新,離線閱讀沒網也能看~還能和作者聊騷,快快下載!

加拿大快乐8有没有预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