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四十八章  千杯不醉
149/316

第一百四十八章  千杯不醉

  月兒的意思太明顯了。傻子都能看出來,這里眾人頓時笑了起來。

  這丫頭太精明,不見兔子不撒鷹。

  而且作為最了解他的老爸,李巖可以肯定,月兒就算拿到了好吃的,也不見得會叫‘媽媽’。因為在她小小的心思里,‘漂亮媽媽’和‘媽媽’是完全不一樣的。

  月兒雖然年紀小小,卻還是能分得清楚。

  想要讓她就范,恐怕并不容易。

  “真是的!你叫了,媽媽就給你好吃的!”

  “噯?”月兒收回手,呆呆地摸了摸漂亮的小白兔帽子。

  歪著頭,摸摸上面的兔子耳朵。

  臉色有些呆然,目光有些疑惑。

  月兒總是喜歡這樣呆呆地看著別人。不是她真的傻,而是很多東西她并不明白,只能用這種目光看著別人。

  “月兒不叫媽媽嗎?”陳娜似乎有點不死心。

  “不鳥!”

  月兒輕輕抓著帽子上的兔耳朵,搖搖頭,死活不愿意。

  “真是,分那么清楚干嘛?媽媽很快就會成你的真媽媽了。”

  小家伙似乎聽不得這句話,陳娜此話一出,頓時就變得可憐兮兮“爸爸!”

  “嗯?”李巖正在開車,從后視鏡上看了看月兒,然后應了一聲。

  “不要……不要媽媽!”

  月兒癟著嘴,可憐兮兮地說著。

  年幼的她雖然還不能理解其中蘊含的意思到底是什么。但還是在本能中排斥著別人走進爸爸的生活。

  “為什么呢?”

  “為啥么呢?”月兒學著爸爸的話,說著。

  “是啊!寶寶為什么不要媽媽呢?”

  這句話月兒無法回答,只能呆呆地看著爸爸的身影。過了半晌,才摸摸頭,輕輕地嘟嚷一聲“噯?”

  月兒雖然能做簡單的交流,知道眼睛、耳朵、鼻子、嘴巴這些東西,有時候興致來了,還會跟著爸爸念唐詩。

  但詞句只要稍微復雜點,小家伙就有些不能理解了。或者說,沒有足夠的能力將自己知道的詞匯串聯起來,形成需要表述的意思。

  李巖干脆換一種問話方式,直接問道“月兒是要爸爸,還是要媽媽?”

  這個月兒能聽懂,于是毫不猶豫地就選擇了爸爸。

  “月兒不想要好吃的嗎?”陳娜再次舉起食物的大棒。

  可月兒根本不接招。

  因為兩次過后,月兒已經能確定,這個漂亮媽媽手里根本沒有好吃的。

  沒有好吃的,就想讓寶寶叫她媽媽,沒門兒!

  月兒干脆拎著奶瓶,轉過身,趴在李嫣霞的懷里不看她。

  “那月兒喜歡爸爸,還是喜歡小姑婆?”這時候李嫣霞又開口問道。

  這是一道選擇題,爸爸是寶寶最最喜歡的,但這時候寶寶又在小姑婆懷里。

  于是月兒想了想,伸手指了指李嫣霞。

  意思是‘最喜歡你’。

  “鬼丫頭!”李巖一直注意著她們,當他通過后視鏡看到月兒的舉動過后,頓時就哭笑不得。

  月兒太機靈了。

  這么小就知道‘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頭’的道理。

  要不然她絕對不會選擇她的小姑婆。

  徐言雨看著月兒的樣子,又問道“那我呢?”

  本來有些興致勃勃的徐言雨,此話一出,頓時就被打擊得體無完膚。

  因為月兒根本不理她。

  她才接觸多久?

  想要月兒對她提起興趣,短時間里根本不可能。

  但幾個女人依舊興致不減。樂呵呵地逗著小月兒。

  小家伙有時候會回答,有時候則不理會。哪怕這樣,也沒讓眾人降低一下興致。

  李巖開著車,時不時地看看她們,臉上笑意不止。

  一個小孩子今后的成就如何,很大程度上取決于孩子在兩歲到三歲的時候接觸到什么。

  有研究表明,在這期間,教育過的孩子比沒教育的孩子,在這一兩年間要少聽一千五百萬到兩千萬詞語。這里的?教育不是要教什么加減乘除,而是陪著孩子說話。

  這些詞語看上去沒有什么作用,卻是孩子今后成長的關鍵。

  因為會很大程度上調動起孩子對外界信息的反饋能力。

  并且在一定程度上對孩子的智商起到刺激作用。

  也就是說,很多孩子的將來成就,會在學習母語的這一兩年中拉開差距。

  對于這些事情李巖心里很清楚。

  也正是因為這樣,李巖從來不反對有人逗弄月兒。

  只要不招惹她,那就隨便怎么逗。

  反正不吃虧,而且還大有好處。

  而且月兒也天生對外界信息非常敏感,不管大人們說什么,小家伙總會有意無意地聽進去。

  然后在某個莫名其妙的時候,用她那莫名其妙的方式,復述或者模仿出來。

  幾分鐘過后,李巖他們走進把車停在海棠酒樓的門口,然后走進去。

  四個大人一個小孩子,吃不了什么東西。

  但酒卻不能少。

  這是陳娜的最愛。

  “咦?你要喝酒啊?”李嫣霞抱著月兒,有些驚奇地看著陳娜。

  “是啊!”

  李巖看著她,一邊說,一邊往杯子里倒啤酒,忍不住皺了皺眉頭“少喝點!”

  “放心吧!我知道的!”

  對于陳娜來說,喝酒已經成了生命中的一部分。如果一天不喝酒,就會渾身難受。

  而且對于燕京啤酒青睞有加。

  “你家里又有多少酒瓶子了?”看著她仰頭把一整杯啤酒喝下肚,李巖都替她打冷顫。

  “大冷的天,少喝點,對腸胃不好。”

  “嗯!放心,我有分寸的。”

  有分寸就是喝的暈乎乎?

  李巖無奈地看著她。因為他知道,這女人肯定會喝得頭昏眼花。

  這都成她的慣例了。

  “這東西好喝嗎?”李嫣霞看著陳娜喝得那么暢爽,也想喝點。

  “很好喝!”

  “不許喝!”

  李巖跟陳娜的說法完全不同。

  “小墩!我也想嘗嘗!”

  “不行!”李巖嚴詞拒絕。小姑從來沒喝過酒,天知道喝酒過后會怎么樣?

  況且,他打心眼兒里不希望她喝酒。

  “就一點!”

  李嫣霞伸出一只手,哀求著。

  她懷里的月兒也學著她的樣子,笨笨地伸出手指,咧著嘴,輕輕嘟嚷著“一擔!”

  生怕她也盯上這玩意兒,李巖伸手過去把月兒的手指摁回去,哪知道小家伙看了看爸爸,隨即又把小手指豎起來。

  “一擔!”

  “在這樣,爸爸要生氣了!”

  “唔!”月兒輕輕咕噥著,收回手,開始玩手指。

  “好不好嘛!小墩?”李嫣霞再次哀求起來“就一點,一點好不好?”

  “一點也不行!”

  “真的!求你了!”

  她已經四十多歲,但樣子卻像是三十五六歲少婦。而且性子純凈,擺出一副可憐模樣的時候,渾身都透著一股別樣的風情!

  “不行!”

  “求你了!”

  “巖哥兒,我也想喝點,可不可以?”徐言雨開口說道。

  “真的?”

  “嗯!”

  徐言雨點點頭。

  “那好!”李巖拿過酒杯,給月兒喝了杯啤酒,遞過去。

  “小墩偏心,為什么小雨可以喝,我就不能喝?”

  李嫣霞顯得很不服氣,盯著李巖都眼淚汪汪了。

  從這一點上來看,如果不是知道的人,恐怕很難想像,她居然會是李巖的小姑。簡直就跟小孩子似的。

  “……”

  說起來自己似乎還真有點偏心了,李巖有點不知道該說什么好。

  想了半天,終于皺著眉頭,給她也倒了一杯啤酒。

  直到這時候,李嫣霞才終于眉開眼笑起來。

  看著自己身前黃澄澄宛如琥珀一般的啤酒,李嫣霞靠過去輕輕聞了聞味道。

  味道有點怪怪的,還有點刺鼻,但神奇的是,這酒居然在冒泡泡。

  這讓李嫣霞有點眼睛發亮。

  “噯……”月兒一直都在她懷里,隨著她靠近啤酒,這個小家伙也不可避免地靠近了。

  相比李嫣霞的動作,小家伙可就要直接多了。

  瞪著大眼睛,有些驚奇地看著身前的杯子,然后伸出兩只小手就要去拿。

  因為她現在手里什么東西都沒有,奶瓶已經讓服務員幫忙拿到柜臺上幫忙裝牛奶了。對于月兒來說,手里沒吃的自然就要拿點,不然心里不舒服。

  小家伙什么都不懂,根本沒意識到這并不是她可以碰的。

  好在被李嫣霞直接阻止。

  “這可不是給你的哦!”

  “寶寶要……寶寶要……”月兒指著杯子大叫。

  “不行!月兒不能喝這個。”

  “寶……寶寶要……”

  小月兒輕輕嘟嚷著,態度很堅決。

  看著這些,李巖臉色發黑。

  這小東西學東西特別快,該不會這回想要學喝酒了吧!這可大大得不妙。

  “月兒過來!來爸爸這里!”

  “不尿……不尿……寶寶要……”小家伙為了喝上那奇怪的東西,連老爸都不要了,簡直讓人感覺不可思議。

  這時候,服務員拿著裝滿了熱牛奶的奶瓶走過來。

  李嫣霞轉手就把奶瓶遞給她。

  可是月兒依舊鬧個不停,死活要喝那個黃黃的東西。

  無奈,李嫣霞只好也給月兒倒一點。

  當然不是真地倒。

  而是拿過她的奶瓶,擰開蓋子,假意倒了點。

  直到這時候,月兒才終于心滿意足地接過奶瓶,輕輕搖了搖,然后叼著奶嘴兒喝了一口。

  嗯!還是牛奶的味道。

  小家伙抬起頭,看了看小姑婆。

  直到這時候,她才明白,原來小姑婆也在喝牛奶,跟寶寶喝的牛奶一模一樣。

  可憐的小家伙,被忽悠了還不知道。

  “干杯!”見李嫣霞的事情已經忙完了,陳娜舉起酒杯,對眾人說道。

  李巖因為要開車,所以就喝果汁。

  但也跟大家碰杯。

  李嫣霞還從來沒經歷過這種事情,有些好奇。

  碰杯完畢過后,就迫不及待的喝了一口。

  只是……

  第一次喝啤酒的人大多都會被它附帶的奇怪味道弄得皺眉不止。

  李嫣霞也不例外,剛喝一口,就直接吐了。

  “讓你別喝,你偏要喝。現在知道了吧。”李巖好笑地說道“喝不了就不喝了吧!把酒放到一邊,陪我喝果汁吧!”

  “誰說的?我可是千杯不醉。”李嫣霞很不服氣地說道。

  實際上從來沒喝過。

  但為了顯示自己有千杯不醉的海量,李嫣霞還是皺著眉頭,仰頭把這就好像潲水似的啤酒喝進肚子里。

  “要遭!”看她這樣子,李巖就忍不住嘴角抽搐。

(本章完)

下載湯圓創作APP

隨時隨地追更新,離線閱讀沒網也能看~還能和作者聊騷,快快下載!

加拿大快乐8有没有预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