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五十六章  特權
157/316

第一百五十六章  特權

  很奇怪,這些警察并沒有走正常程序,而是直接要求跟李巖單獨談話。

  反而對對李嫣霞那個報案人不聞不問。

  對此,李巖也沒有太過在意。

  而是看了看他們后,迅速點點頭。

  這星巴克里并沒有什么包間之類的地方。李巖隨著任琴他們走到一出比較偏僻的地方。

  雙方坐下,李巖回頭看了看不遠處的小姑,見正有一個年輕的警察正在跟他談話,似乎是在做筆錄。

  他安下心來,轉過頭又對著任琴他們說道“好了,兩位有什么話,就直說吧。”

  “李先生,不知道你對于最近幾天發生的事情有什么看法嗎?”任琴想了想,說道。

  “你怎么知道我姓李?”

  “李先生曾經在我們局里留下過資料。所以我們認識,況且,李先生真不認識我了嗎?”

  “呵……當然認識。”李巖笑了笑。

  任琴是個很漂亮的女子,皮膚白皙,臉蛋兒精致,雖然體形嬌小,但穿上警服過后,卻顯得很有幾分英氣。

  這樣女子,讓人在短時間里很難忘記。況且以李巖的記憶力,才隔了一晚上,想忘記她都難。

  只是他有點搞不明白,怎么昨天才在青云路那般碰上了她,竟然居然又碰上了。這未免太過巧合。

  “自我介紹一下,我叫任琴,是郭局長的秘書。負責一切文秘工作。這位是郭開,轄區派出所的所長。”

  “你們好!”

  李巖站起來,跟兩人握手。

  “你好!你好!”郭開一點也不擺架子,笑呵呵地說道。

  “李先生,你對最近遇到的事情有什么感想嗎?”

  “沒什么感想,只是覺得現在國內的治安條件似乎越來越差了。竟然有人拿狙擊步槍,遠距離狙殺民眾。這在以前簡直不敢想象。”

  “這是我們的失職,對此,我們表示抱歉。”

  “你們不應該對我說,應該想想怎么對公眾解釋這件事情。”

  有人在失去里對人槍擊,這件事情不管在哪都是一件大事。況且還是在槍支管理極為嚴格的國內,此時一旦處理不好,肯定會造成社會恐慌。

  “這件事情我們會解決的,但在這之前,鑒于你最近受到的威脅,我們決定為你配發防身用具!”說著任琴從隨身包包里掏出一個用牛皮紙包裹的信封。

  信封鼓鼓的,而且看上去似乎很沉重。

  這讓李巖不禁有些奇怪。

  “防身用具?這是什么?”李巖奇怪地看著任琴從桌子對面推過來的包裹。

  “你打開來看看就行了!”

  “嗯!”李巖點點頭,伸手拿起包裹。

  包裹入手沉重,而且有一股油味。

  “這是……”

  一點點打開包裹,里面的東西映入眼簾。

  槍!

  一把黑色手槍,看這外形,應該是九二式。而且還有兩盒子彈,兩本紅色的證件。

  李巖從來沒見過這些東西,他不禁有點奇怪。

  忍不住拿起其中一本證件看了看。

  “國家戰略人才儲備局?這是什么機構?”這個證件讓李巖頓時滿腦子問號。

  因為這個部門太偏門兒了,從來沒聽說過。

  但卻樣子卻又似模似樣,不僅有他的名字和編號,還有三個機關印章,在他的照片上還有個大大的鋼印。

  “戰略人才儲備局,主要負責為國家儲備各類人才,讓動亂或者災變過過后,國家依舊擁有高級人才。比如說,中科院的教授、院士、國家的上將或者領導人、都在這個人才儲備計劃當中。”

  “那關我什么事?”李巖感覺有點天方夜譚。

  這種人才儲備計劃的征召對象,起碼也是教授級別吧!他不過是個奶爸是而已,有什么技能特長讓這個機構征召自己?莫不成就因為帶孩子的技能很好?

  簡直扯淡!

  “這當然關你的事情,而且與你有很大的關系,具體是什么我不便多說。總之,我只想說一句。你覺得自己還算是普通人嗎?”

  “我……”郭開的一句話就讓李巖啞口無言,心中翻起一陣驚濤駭浪。

  果然,天下沒有不透風的墻。

  有些事情已經被對方知道了,只是不知道他們到底知道多少事情。

  “你也不用太擔心,這人才儲備計劃不會輕易動用。但只要動用,就說明國家已經進入危機關頭。而在此之前,國家還有230萬正規軍隊和150武警部隊,在前面抵擋,所以你根本不用擔心。”

  “我倒不是擔心這個……”李巖苦笑了一下。

  搖搖頭,李巖不知道如何是好。

  這事情太恐怖了。

  完全想不到,事情竟然會被別人知道。他還以為自己隱藏的天衣無縫。

  似乎猜到了李巖的想法,任琴笑著說道“李先生不用太過在意,關于您的的事情,您也不要有太大的負擔。畢竟知道事情的人,全世界也不超過二十個人,其中有五六個已經被滅口。所以你完全不必擔心。”

  “但是最好也不要放松警惕,畢竟很多事情是不能見光的。您以前是怎么生活的,今后還是怎么生活。關于您和您身邊的事情,也需要繼續隱藏!如此,李先生知道了吧!”

  “嗯!我知道怎么做。”

  李巖點點頭,看了看懷里的月兒。

  小家伙依舊沉沉地睡著,根本不知道外界發生的事情。

  “孩子很可愛!”任琴看著李巖懷里的月兒,輕輕贊嘆了一聲。

  “嗯!”

  輕輕點了點頭。

  李巖抬起頭,伸手拿起另一本證件。

  相對于那本國家戰略人才儲備局的證件,這本證件的殺傷力更強。

  “持槍證?怎么可能?這不合規矩。”看著手里的證件,李巖感覺就像是有人跟自己開了個大大的玩笑。

  可事實又告訴他,這是真的。

  不管持槍證,還是人才儲備證件,都是真的。

  如果剛才那一本證件是對李巖的認可的話,那有了這本證件的話,就幾乎等于有了一張殺人執照。

  “我有什么義務?”李巖放下執照,對任琴說道。

  他明顯感覺到,郭開雖然是局長,但在這件事情上,卻是任琴在負責,這個郭開對任琴沒有管轄權。

  “也應該說有什么權益。你只用享受權益就好,在平時不需要有義務。真要說是有義務的話,就是好好生活。”

  任琴的嗓音清脆悅耳,聽起來叮叮咚咚地,宛如珠玉落盤。

  但每一句話中卻包含著太多的信息。

  讓人有點難以消化。

  “不用付出義務,只用享受權益?天底下還有這種好事兒?”

  “是的,天底下就是有這種好事。但卻只針對有限的幾個人。不僅如此,還有每個月五千塊錢的工資拿!”

  “還有這種好事兒?”

  李巖已經不知道該說什么好了。今天的事情,簡直就像天上掉餡餅一樣。

  而且撿都不用撿,直接掉進嘴里。

  “對于此事,你可以不必有負擔,這是你應得的。”

  “心理負擔倒不至于有,只是感覺……感覺……”李巖想了想,卻說不來。

  “天上掉餡餅!”

  “這可比天上掉餡餅厲害。”

  “就當這是天上掉餡餅吧!總之,你只用知道自己不必有負擔就行了。”說著,任琴指了指桌上手槍和子彈“這些東西你可以隨便用,只要你認為對方對你有威脅,就可以直接開槍射殺。”

  “類似于不退讓法?”

  “是的!就是類似不退讓法。”

  他們口中的不退讓法,指的是美國那邊三十個州共同實施的公民自衛法案,意思是‘當公民受到威脅或者非正義對待時,認為對方有可能對自己的生命或者財產安全造成損害,而周圍的人和事都無法對自己構成保護的時候,公民有權利在合法攜帶武器的場合中,選擇不屈服不退讓,并拿起武器反擊。’

  這條法案非常可怕,因為它允許公民在受到威脅的時候開槍。

  當然,再國內是不可能擁有這種法案的。但是此時的任琴無疑就是在告訴李巖,他擁有一條類似于‘不退讓法’的條例保護。

  這就說明,李巖可以在任何場合,只要認為對方會對自己造成威脅,那就有權利首先開槍。

  簡單來說就是‘只要我認為你對我有威脅,那么我就可以開槍殺你。’

  “這會不會有什么問題?”

  “完全不會!”任琴搖搖頭,非常肯定地說道“而且只要你有需要,可以隨時去各個警局和部隊中申領其他槍支,只需要簽個字就行。”

  “這……”李巖已經懵了,完全搞不明白這是為什么。

  莫名其妙地變成特權階層,而且還是最兇猛的那一類。這讓他短時間里有點不適應。

  “好了,今天就到這里吧!對了,這東西平時要收好,不要讓別人輕易看見。要不然恐怕會引起恐慌!”

  說完,任琴和郭開站起來,準備離開。

  李巖沒動,而是從盒子里拿出一顆九毫米子彈,把玩著說道“難道你就不怕我濫殺無辜?畢竟有了這個證件,幾乎就等于有了一張可以肆意妄為的免死金牌。”

  任琴停下來,看了看李巖說道“我相信你,你絕對不會做出這樣的事情。對嗎?”

  抬起頭,看著她臉。

  李巖半晌沒說話,良久才笑著說道“是的!我又不是瘋子。干嘛濫殺無辜?”

  “那么!再見!”任琴揮揮手,隨著郭開離開星巴克。

  看著兩人離開,又看了看周圍那些還在勘察現場的警察,李巖感覺奇妙而又不真實,低下頭看了看懷里的月兒?,忍不住苦笑地搖搖頭“真是……令人費解。”

(本章完)

下載湯圓創作APP

隨時隨地追更新,離線閱讀沒網也能看~還能和作者聊騷,快快下載!

加拿大快乐8有没有预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