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七十六章  未來
177/316

第一百七十六章  未來

  回到家的時候,已經是晚上九點過。

  季敏把李巖他們送到青年公寓下面過后,拒絕了李巖上樓坐坐的邀請,轉而直接離開。

  因為對她來說,現在應該爭分奪秒。原因是她需要掙更多的錢。

  對此,李巖早有預料。

  作為一個把賺錢放在第一位的女人,對她來說,如果浪費時間的話,那將是不可饒是的事情。

  “小墩!我覺得她好厲害。這么能掙錢。我什么時候才能像她這樣啊!”

  李嫣霞看著遠去的賓利轎車,有點羨慕地說道。

  “你也不用羨慕,她跟我們的想法是不一樣的,你要是跟她比的話,就會覺得自己很沒用。”李巖笑了笑,很是隨意地說道。

  “這……倒也是。她似乎非常會賺錢。”

  “那是她的使命。”

  “錢……淺淺……”月兒摟著她小姑婆的脖子,嘴巴張得大大的。

  “是啊!錢錢!月兒以后長大了,也要掙錢哦!”

  “噯?”

  雖然時不時地還是能說出一些完整的話,但大多數時候她的語言能力還是比較差的。理解能力也遠沒有想象中的那么高。

  對于爸爸說出話,月兒還是很不能理解。

  “真是的……”小家伙老是喜歡擺出一副迷惑不解的模樣,李巖笑著伸手捏捏她的臉“走吧,我們回家去。這大冷的天,在外面呆著太冷了。”

  已經是隆冬時節,今年反常的天氣讓中海冷得仿佛能滴水成冰。

  此時打在外面,絕對不是什么美妙的事情。

  相比而言,家里可就要暖和多了。

  因為一回到家里,李巖就會在第一時間打開空調,如果需要給月兒洗澡的話,還要加上暖風機。

  這些東西加起來,讓家里暖和得哪怕穿一件襯衫也足夠了。

  “月兒不許亂跑。”

  回到家沒多久,就準備洗澡睡覺。

  只是活潑的小月兒總是喜歡到處跑。

  家里的住房面積雖然不大,但對月兒來說卻有許許多多好玩的地方。

  不管是桌子底下,還是沙發上,亦或是窗簾后面,月兒總能玩的不亦樂乎。

  趁著小姑洗澡的時候,李巖開始給月兒收拾衣裳。可哪知道一個不注意,這個小家伙就鉆桌子底下去了。

  被爸爸發現過后,小家伙又迅速鉆出來,一溜煙躲到臥室的窗簾后面。

  “不許藏在后面,快出來。不然爸爸要生氣啦!”

  窗簾是很少清洗的,雖然看上去或許并不臟,卻很容易滋生細菌或各種真菌。特別是角落中的那一部分,更是細菌滋生的溫床。

  如果皮膚比較敏感的人不小心觸碰到那里的話,很容易出現真菌感染。

  而小孩子和女人,又是其中的高發群體。很多時候,不經意間的一次觸碰,或許就會造成真菌感染。雖然不會致命,卻又癢又疼,很不舒服。

  有些人甚至還會造成大面積感染。

  李巖一看到月兒踉踉蹌蹌地鉆進到窗簾后面,就立馬追上去。

  月兒身子很小,鉆到角落里,然后用窗簾一遮,整個人都幾乎看不到了。

  “丫頭,快出來!不許躲在里面!”李巖撩開窗簾,見月兒整個人縮在角落里。

  見自己被爸爸發現了。月兒仰起頭,眨巴眨巴大眼睛。

  “爸爸!”

  “賣萌也沒用,快出來。嗯?”李巖的話才剛說完,就立馬發現了不對勁兒的地方。

  小家伙手里竟然攥著一根小棍子。

  肉乎乎的小手把小棍子攥得緊緊的,似乎生怕掉了。

  “月兒,你是不是偷吃棒棒糖了?”雖然早已經看到那根棍子上有半邊咬過的棒棒糖,但李巖還是決定這樣問問。

  看看這丫頭會不會老老實實承認。

  可哪知道,小家伙鬼精得很,哪怕手里明明有棒棒糖,卻就是不承認。

  反而一個勁兒搖頭“木有!木有!寶寶玩!”

  說著揮了揮手里的棒棒糖。

  就好像是在證明自己是在玩,并沒有吃一樣。

  “哦?是嗎?”

  “嗯!嗯!”月兒眨巴著大眼睛,連連點頭。

  見她這樣,李巖干脆伸出手“那把這東西給我。這是用來吃的,不是用來玩的。”

  “噯?”

  小家伙似乎完全想不到爸爸竟然會這樣說。干脆直接把棒棒糖塞進了自己嘴里,只剩下一根小棍兒留在外面。

  “吃掉也沒用,爸爸已經發現了。”

  李巖伸手捻著小棍兒,扯了扯,小家伙就是不松口,反而還隨著這股力氣站了起來。

  一不做二不休,李巖捻著小棍兒,就像是牽牛似的,把月兒從角落里牽出來。

  小家伙可憐兮兮地盯著老爸,似乎希望爸爸能手下留情。

  “裝可憐是沒用的。爸爸以前對你說過什么?只能一天只能吃一根棒棒糖。你今天已經是第三根了吧!”一邊說著,李巖心里一個勁兒盤算。下次應該把棒棒糖藏在哪里。

  貌似家里并沒有什么適合藏棒棒糖的地方了。

  因為小家伙對這些東西敏感得就像尋寶鼠似的,不論他把棒棒糖藏在哪里,她都總是能找到。

  哪怕把棒棒糖放得很高,也會出現各種變故,讓棒棒糖從隱藏的位子掉落出來。

  可以說在這場游戲中,李巖就從來沒有勝過。

  憋了很久,月兒終于忍不住了,張口叫“爸爸……”

  只是這一開口,棒棒糖就被爸爸給搶了去。

  “爸爸……”

  這讓月兒更可憐了,一個勁兒眨巴眼睛裝可憐。

  似乎是在賣萌,又像是想要擠出幾滴眼淚,讓爸爸心疼死。

  偏偏李巖對這些事情早已經有了免疫力,根本不為所動。

  反而還在自家閨女眼巴巴地目光中毫不猶豫地把棒棒糖吃了。最后只剩下一根小棍兒留給月兒。

  攥著手里的小棍,小月兒看了看小棍兒,又仰起腦袋看了看爸爸。

  眼里滿是愕然,粉粉嫩嫩地小嘴兒微微張開,似乎欲說還休。

  “拿著玩吧!不許放進嘴里哦!”

  李巖好心地提醒了一句話。

  真是個無良的老爸,搶了女兒的棒棒糖,居然還說風涼話。

  這差點把月兒委屈死。

  小家伙苦著臉兒,癟著嘴,滿是不高興。

  爸爸太壞了。居然搶走了寶寶的棒棒糖。

  一念及此,月兒攥著小棍兒蹭蹭地向衛生間跑去。

  李巖買的房子太小。并沒有單獨的浴室,所以洗澡都是在衛生間里解決。

  月兒輕車熟路地跑過去,梆梆的開始敲門!

  “是誰?”

  李嫣霞的聲音從里面傳出來。語氣中帶著幾分笑意。

  家里就她和李巖兩個大人。李巖自然不會敢出這種事情,除了他,那就只有稚嫩的月兒了。只有這個小壞蛋才會在這時候敲門。

  “婆婆……”月兒趴在不透明的玻璃門上,可憐兮兮地叫著。

  “怎么了月兒?”

  這次月兒并沒有直接回話,而是拿著手里的小棍兒左看右看。

  放在嘴里咬了咬,卻一點味兒都沒有。

  這讓小家伙心里又是一陣委屈。心里不高興,月兒就開始敲門。

  “月兒,怎么了?是不是爸爸欺負你了?”能讓月兒這樣的事情并不多,只要她這樣,通常就說明被欺負了。

  “爸爸……糖糖木了!”

  月兒攥著手里的小棍兒很是可憐地說著。

  李巖給月兒整理著需要換洗的衣服,聽到她的話,頓時就哭笑不得。

  這丫頭又開始告黑狀了

  “是嗎?糖糖是怎么沒了的?”李嫣霞現在衛生間里笑了笑,然后才問道。

  “爸爸……爸爸……壞……搶……搶糖糖。”

  雖然說話的時候依舊磕磕絆絆地,但月兒卻已經基本能表達出自己意思。

  從這一點來說,月兒的心智起碼相當于兩歲,或者兩歲半孩子。

  雖然不知道月兒的具體年齡,但想來實際年齡應該就是兩歲的樣子。

  這也是為什么她能肚子做一些事情的原因。要不然一歲多的孩子肯定不會偷偷吃棒棒糖。而且理解能力和記憶能力也已經開始大幅度飆升。

  李巖一邊聽著月兒對向小姑婆告黑狀,一邊盤算著應該怎么教育孩子。

  因為月兒各方面能力在急速增強。雖說依舊是個可愛的蘿莉,但學習能力卻正是對巔峰的時候。

  這個時期的孩子應該學習數數,認字母了。如果學習能力足夠強大的話,就算識字或者背詩也不是問題。

  所以大人在這一期間需要格外注意。

  “月兒!”李巖叫了一聲。

  “噯?”

  趴在衛生間門上的小家伙轉過頭,臉蛋兒上帶著幾分興奮,以為爸爸要補償自己。

  可她的夢想落空了。

  原來爸爸并不是要說這些,而是盯著她說道“月兒,我們明天開始學習數數好不好?”

  月兒哪知道這些?聽爸爸這樣說,想也不想就答應了。

  “好呀!”

  “月兒要開始學知識了嗎?”隨著李嫣霞的聲音落下,衛生間的門被打開了。

  穿著浴袍,扎著洗澡頭巾的她,端著一盆換洗下來的衣物從衛生間里走出來。

  “是啊!月兒兩歲了,要是再不學習的話就晚了。我可不希望自家閨女輸在起跑線上。”李巖很清楚今后的社會競爭將會越來越激烈,需要職業者擁有大量的才能以應付越來越嚴峻的職場需求。

  等月兒進入職場,起碼也得二十年以后。

  而據最近的權威報告顯示,二十年后的世界,是人與機器的世界。如果跟不上時代,將會淘汰整整一代人。

  二十年后的世界,像李巖這種高中畢業的渣渣,掃大街都沒人要。因為那時候已經實現了高度自動化。

  所以,更加全面的能力與更加專精的特長,有助于孩子能在嚴酷的職場競爭中脫穎而出。

  因此在月兒還完全懵懂的時候,李巖有必要替孩子操心未來的事情。

  這是為人父母的責任,更是對孩子們的期待。

(本章完)

下載湯圓創作APP

隨時隨地追更新,離線閱讀沒網也能看~還能和作者聊騷,快快下載!

加拿大快乐8有没有预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