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七十七章  爸爸要死了
178/316

第一百七十七章  爸爸要死了

  教育問題是現在孩子的頭等大事。

  李巖雖然偶爾也會很不著調,干出點搶奪女兒的棒棒糖之類的事情。但卻對女兒的所有事情都很傷心。

  只是小月兒卻絲毫沒有意識到這些事情。

  小家伙在毫不猶豫地答應了爸爸的事情過后,就揮舞著小棍兒開始控訴爸爸的無賴。

  真是太無良了。連寶寶的棒棒糖都要搶。

  “她這是怎么了?”放下手里的盆子,李嫣霞有些好奇的問道。

  “這個……其實也沒什么。只是這丫頭又再偷吃糖果,所以我搶過來幫她把棒棒糖吃了而已。”

  李巖絲毫不在意這件事情。

  但月兒卻是一臉苦大仇深的模樣。瞪著大眼睛,氣鼓鼓地盯著爸爸,似乎只要爸爸不把棒棒糖吐出來,就要用眼睛瞪得他吐血。

  “啐——”李嫣霞沒好氣地啐了一聲,滿臉無奈“好歹也是當爹的人了,還這么沒譜。連女兒的棒棒糖都要搶!”

  “這也是沒辦法啊!她的乳牙很稚嫩,鈣化程度不比恒牙,如果不多注意的話,很容易長蟲牙。一天讓她吃一個已經不錯了!”

  “你覺得一個這么小的孩子,能控制口腹之欲嗎?”李嫣霞彎腰摸摸月兒的臉蛋兒。

  小家伙現在老可憐了。翻來覆去地看著手里的小棍,想要丟掉,卻又很是舍不得。

  “就是因為控制不了,所以我們才應該限制。不然以后長了蟲牙,可就麻煩了。”

  李巖蹲下來,對月兒招招手。

  雖然爸爸很無良的吃掉了自己的棒棒糖,但月兒乖乖依舊對爸爸很親昵。

  所以看到爸爸的動作過后,立馬就跑了過去。

  “把嘴巴張開,讓爸爸看看你的牙牙!”

  這句話月兒能聽懂,畢竟以前也聽過好幾次,所以月兒毫不猶豫地把嘴巴長得大大的,露出白嫩嫩地乳牙。

  作為乳牙,跟恒牙的顏色很不同。因為乳牙是雪白的,而恒牙的顏色卻偏向于鵝黃色。人們一心追求潔白,跟牙齒的本來顏色根本就是背道而馳。

  月兒乳牙很漂亮。一顆一顆密密匝匝,宛如珍珠一般鑲嵌在粉嫩的牙床上。

  但跟其他孩子不同是,月兒牙齒竟然沒有損耗。

  要知道,乳牙的鈣化程度不高,所以大多比較軟,非常容易磨損。所以通常在五六歲的時候,就需要更換第一顆恒牙。

  偏偏月兒吃了這么久的東西,只要她能吃,那就一個勁兒海吃。這種情況下按理來說,應該已經開始有磨損現象了才對。

  而事實卻并非如此。

  月兒乳牙不僅沒有磨損的跡象,反而還非常健康。

  李巖想了想,起身去廚房里拿來一根筷子遞給月兒,道“咬咬看!”

  可事實證明李巖有點高估了月兒的控制能力。

  她根本無法有效地控制自己的力量。

  所以咬筷子什么的。還真有點難為她。

  但小家伙還是乖乖地咬了兩口。

  隨后就一臉不高興的把筷子扔進了垃圾筐里。

  真是壞爸爸,居然讓寶寶咬干巴巴的筷子。

  這讓月兒感覺被耍了。

  鼓著腮幫子,月兒爬上沙發,然后就這樣撅著小屁股,不高興地在上面滾來滾去。

  “真是……”李巖失笑一聲,干脆拿起月兒的衣裳走到衛生間。開始給月兒準備洗澡水。

  小家伙還太小,并不怎么適合用淋浴,所以用盆浴是最好。

  一大盆子熱水冒著白煙。

  李巖把趴在沙發上耍賴的月兒抱起來,走進洗手間里。

  “好了月兒,我們要洗澡了。爸爸的叫你脫衣服是怎么脫的?”

  以月兒年齡和心智來說,已經能做不少事情。就連自己上下樓梯,也能輕易做到;甚至還可以表演單腿站立,只是只有兩三秒鐘而已。組

  所以脫衣服這種事情,對于月兒來說已經基本能做到。

  唯一的麻煩就是,冬天的衣服太厚了,讓她不好活動。因此動作非常笨拙,要不然就是……

  “嗤啦……”

  “噯?”月兒看著自己手里的衣服,臉上全是迷惑。

  “噯!”李巖又好氣又好笑地學著她叫了一聲,然后才說到“看哇!又把衣裳扯爛了。”

  月兒總是這樣,她總會在不經意間做出很多超出她年齡的事情。

  比如說:在脫衣服的時候不小心把自己衣裳給撕爛了。

  這種事情就算是大人也不見得能辦到。

  可想而知,這個小家伙的身體里蘊含著怎樣恐怖的怪力。

  不說其他什么,單單是這股怪力,就能讓人冷汗直冒。

  好在這種事情已經出現過不止一次兩次了,不管是李巖還是月兒自己,對這種事情都見怪不怪。

  笨笨地脫下身上那件被自己扯壞的衣裳。月兒把兩只手高高舉起,那樣子就像是要抱抱。

  但實際上卻是讓爸爸幫自己脫衣裳。

  因為她脫不下那些軟乎乎的毛衣。

  打開浴霸,去客廳里去拿暖風機,順手把口袋里手槍放在茶幾上,隨后提著暖風機走回衛生間。

  開始一件一件脫掉月兒的小衣裳。

  那么……

  銷魂地一刻來了。

  月兒這么大的孩子雖然身上還是軟乎乎的,卻也不像以前那樣渾身都是肉肉。

  白白的小身子,顯得苗條了不少。

  只是依舊充滿了孩子特有的嬰兒肥。

  “咯咯……”

  小家伙一被爸爸放進熱水中,就歡快得咯咯直笑。

  這是月兒最喜歡的事情了。沒到這時候,她都會高興地在水里直撲騰,濺得水花到處都是。

  所以每到這時候,都是父女倆一起洗澡。

  李巖用淋浴,月兒用盆浴。李巖在旁邊洗,月兒就在盆里玩她的小黃鴨玩具。

  直到李巖洗好了,才終于開始給月兒洗。

  一團大大的泡泡把小家伙完全包裹在里面,樂得她差點找不著北。

  “好了,不許在調皮。”李巖一邊給月兒擦頭發,一邊說著。

  這是個痛苦的過程。

  月兒最不喜歡擦頭發。

  因為這回讓她忍不住閉上眼睛,黑黑的視野讓她感到害怕。

  所以每到這時候,月兒總會掙扎著,滿臉不情愿。

  直到十分鐘過后才終于給月兒打理好。

  李巖這才有時間給整理自己的事情。

  玻璃門打開。

  小家伙迫不及待地就跑了出去。乖乖地來到小姑婆身邊。

  因為這時候她在用吹風機吹頭發。

  寶寶也要,因為寶寶的頭發也是濕濕的。

  在這一大一小吹頭發的時候,李巖穿著浴袍走出來。正巧,他的手機響了。一個陌生的號碼,打到了他的手機上。

  李巖看了看,本來想要直接掛斷的。但想了想,還是決定接電話。

  “喂?”

  “是李先生嗎?我郭開,今天的事情您不用擔心,我們已經做好了。不會影響到您的生活。”

  打電話過來的是郭開那個警察局長。

  顯然怡園的事情警察已經介入其中了。只是李巖背后的身份讓他沒有收到絲毫的懲罰。

  “嗯!我知道了!謝謝你們,真是麻煩了。”

  “哪兒的話,這是我們的職責。以后有什么事情就直接給我打電話吧!這是我的私人電話。”

  “那真是謝謝了。以后肯定會有機會麻煩你們的。”

  “有什么事情就盡管說!沒事兒的!”

  “郭局長。明天中午來喝杯茶吧!正好我們聊聊。”既然人家送出了這個人情,李巖自然要還。

  在國內,能跟官面上的人搭上關系,無疑將會減少很多麻煩。

  “那好!那就明天吧!到時候你說在哪就在哪!”

  “那就這樣說定了。”郭開對于李巖的上道感到很是高興。雖然他并不準備在李巖身上得到什么,但能被上面如此關注的人,尤其會簡單得了?跟他打好關系,準沒壞處。

  要不然,如果是一般人想要跟他喝茶的話,他還得想想對方夠不夠資格。

  “是誰?”當李巖掛斷電話的時候,正在吹頭發的李嫣霞開口問道。

  “警察局長郭開!”

  “郭開?”

  這個人李嫣霞并不認識。

  “是的!就是上次星巴克那件事情的負責人。”李巖點點頭,旋即說道“今天的事情不用擔心了,那件事情不會有什么影響。郭開他們已經擺平了。”

  “特權階層還真是不一樣。”李嫣霞開著玩笑說道。

  “有時候特權雖然讓人腐敗,但不得不說,這還真是一種讓人墮落的東西。如果控制不住自己的話,那才真是可怕。”

  “嗯!”

  李嫣霞并不是什么都不懂的人了。她有足夠的心智和知識去理解李巖所說的每一句話。

  “爸爸……”趁著老爸沒注意的時候,月兒蹭蹭地跑到茶幾邊上。

  戳了戳那把黑漆漆的手槍。

  隨即,月兒就用兩只手把槍拿了起來。

  更可怕的是,這鬼丫頭不知道怎么弄,竟然打開了保險,一根小小嫩嫩的手指還搭在扳機上。

  哎喲我去……

  月兒這個不經意間的動作差點把她老爸嚇死。

  這東西可是手槍啊!

  而且還是真家伙。

  可比那些射水的塑料玩具要恐怖多了。這可是真能要人命的玩意兒。

  “丫頭,你干嘛?”

  “咯咯……爸爸……爸爸……biu!biu!”月兒咯咯笑著,像是找到了好玩的玩具,一邊叫著爸爸,嘴里還biubiu地嘟嚷。

  月兒這是在模仿電視劇里警察抓小偷的情節。

  以前她沒有槍,只能用手指代替,現在可好!

  寶寶手里有真槍了!

  那還不玩個痛快?

  正是因為這樣,月兒才會笑個不停,嘴里還biubiu地嘟嚷。

  實際上她這是要跟爸爸玩游戲呢!

  可惜……

  這玩意兒是真家伙。

  偏偏槍口還對著老爸。

  李嫣霞看到她的舉動,心里也是一陣驚慌“月兒快放下槍,你爸爸要死了!”

(本章完)

下載湯圓創作APP

隨時隨地追更新,離線閱讀沒網也能看~還能和作者聊騷,快快下載!

加拿大快乐8有没有预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