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七十八章  大事件
179/316

第一百七十八章  大事件

  “噯?”月兒太小了,根本不懂生死之間的大恐怖。

  只是在聽到小姑婆的話過后,感覺有點驚奇而已。

  小家伙轉過頭,長長的睫毛輕輕顫抖著,像是被清風搖動的翠竹。

  李巖走過去想要把月兒手里的槍拿下來。

  可哪知道小家伙瞬間又轉過頭來,樂呵呵地對著爸爸‘biubiu’直叫。

  “月兒,快放下槍,爸爸要死了。”李嫣霞大聲說著,同時給李巖打眼色。

  李巖也不傻,看到她這樣,頓時大聲慘叫一聲,做出一副中槍的樣子,霎時間倒地不起。

  月兒被爸爸這樣子嚇了一跳。

  略顯沉重的手槍掉在地上,發出啪的一聲。

  李嫣霞三步并作兩步,急忙沖過去,撿起手槍,關掉保險,把里面的子彈全部退出來。

  只是月兒卻沒有在意這些。

  小家伙看到爸爸倒在地上一動不動的樣子,都嚇懵了。

  急急忙忙的跑過去,在爸爸身上東摸摸西摸摸。

  “爸爸……爸爸……”小小的人兒在爸爸身上摸摸胸口,又摸摸爸爸的臉。

  粉嫩的臉蛋兒上滿是急切的樣子。

  到了最后,月兒都撅起了嘴兒。

  也不知道她是從那里學來的。這個小家伙竟然笨笨地開始給老爸做心肺復蘇,?甚至連笨拙的人工呼吸技巧都用出來了。

  只可惜,爸爸就是不醒來。

  她沒有發現,就在自己給爸爸做那些急救措施的時候。他的臉上竟然浮現出了幾分笑意。

  顯然這時候的李巖心里已經樂開了花。

  不僅如此,李嫣霞還在旁邊扇陰風點鬼火。

  指著地上的李巖,對月兒說道“你看,爸爸被槍打死了。以后就沒人疼月兒了。”

  這讓李巖聽的直翻白眼兒。

  簡直就是在煽風點火。

  其實在發現那些笨拙的搶救措施貌似沒用的時候,月兒就已經急得團團轉了。

  在一聽小姑婆這樣說,小家伙更是急得眼淚汪汪。

  又做了幾次跟親親差不多的人工呼吸,月兒就此技窮。

  大顆大顆地眼淚不斷往下掉。

  小家伙趴在爸爸身上,抱著他脖子嗚嗚哭了起來。

  這太可怕了,寶寶的爸爸沒了。對她來說,簡直就相當于滅世般的災難。

  月兒傷心的直哭。

  接著,神奇的事情出現了。

  小家伙眼淚落在爸爸的臉上頸子上。

  原本應該凝結起來的眼淚,竟然在閃耀著七彩的光芒中融入了他的身體里。

  一顆兩顆……

  璀璨的淚珠在絢爛的光芒中融入李巖的身子里。

  “啊……這……”李嫣霞就站在旁邊,看著眼前的一切忍不住捂著嘴巴,驚訝得簡直不知道該說什么好。

  倒是月兒根本沒注意到這些。

  小家伙現在可傷心了,抱著爸爸一個勁兒哭。

  李巖在月兒哭起來到時候,其實就是已經開始動了起來。只可惜緊接著融入體內的淚珠里涌動著奇怪的力量。讓他失去了對身體控。

  他整個人都仿佛石化了般僵硬在那里。

  只能心疼地看著自家閨女傷心地趴在自己身上哭。卻不能安慰分毫。

  “月兒……月兒!不哭了!爸爸沒死!”李嫣霞蹲下來,撫摸著月兒的背部,不斷安慰。

  雖然不知道李巖為什么一動不動,但想來應該與那些眼淚侵入身體有關系。

  對此,李嫣霞也沒有什么好辦法。只能希望月兒能從她爸爸身上下來。

  這樣應該就會好起來的。

  但月兒現在傷心得要死,畢竟爸爸都沒有了,哪里還能聽得進這些事情?

  小家伙根本不管不顧,哭得稀里嘩啦。

  淚珠不斷掉下,然后融入李巖的身體里。

  讓他感覺身體內部好像有一股巨大的能量在涌動。

  不管是月兒淚眼融入身體,還是體內涌動的能量。這些都不是科學能解釋的。

  完全都超出了應有的自然規律。

  恐怖的能量在洶涌,沖擊每一寸血肉,撕扯每一根筋骨。

  李巖感覺自己身體像是在被一百頭大象無情的蹂躪。

  可怕的怪力一寸寸碾壓著他的身體。

  不管是血肉還是骨骼,都在發生著翻天覆地的變化。

  就連每一根汗毛,都在這洶涌的能量下變得筆直。

  充盈地能量透過毛孔噴薄而出,形成一條條令人驚訝光帶,好似細小的彩虹。

  這是個可怕的過程,但同時也是一場大機緣。

  幾乎相當于一次傳說中的脫胎換骨。

  李巖相信,自己只要能熬過去,那將會得到無窮的好處。

  但這個過程卻可怕的讓人發瘋。

  身不能動,仿佛連呼吸都停止了。整個人承受著煉獄般的煎熬。

  恐怕十八層地獄也不過如此。

  血肉在哀鳴,骨骼在震顫。

  潮水般痛苦瘋狂地沖擊著李巖的大腦。

  他是個成年人,擁有堅定的意志。

  可是這個痛苦實在太可怕了,簡直能讓人瘋狂。李巖從來沒有像今天這樣,希望自己能直接暈死過去,好逃避這無窮無盡痛苦。

  但隨著時間的推移,身上雖然越來越痛苦,但他的意識卻越來越清醒。

  李嫣霞在旁邊看著這一切,都快急瘋了。

  因為李巖的身體雖然不能動,但痛苦卻是實實在在的反應在了臉上。

  看著侄兒受苦,她心如刀絞,卻對這些完全插不上手。

  因為常規的救助手段對這種事情根本沒用。

  她想要抱起月兒。

  但每次伸手去抱月兒的時候,她都感覺月兒就像是一座大山似的,根本無法挪動分毫。

  這讓她對這件事情完全失去了插手的機會。

  月兒還在哭,兩只大眼睛就好像噴泉一樣,往外噴涌著滾滾淚水。

  不得不說,月兒身上發生的很多事情都已經超出了常人的理解范圍,幾乎可以用神跡來形容。

  要知道月兒現在流淚的速度可不慢。

  簡直就像瀑布似的。

  如果是個正常人,早就哭成風干肉了。哪還能像月兒這樣?

  好在萬事萬物都有個極限。

  李巖身體強壯,超出常人幾倍不止。承受能力也就非常強大。但再怎么強,也不可能無限量地承受下去。

  三十分鐘過后,李巖的身體終于無法再繼續接受那龐大能量。

  而月兒畢竟還太小。哭了這么久小家伙終于不哭了。

  哭累了的她可憐兮兮地趴在爸爸身上,沉沉睡去。

  而李巖此時變化卻才剛剛開始。

  當身體能動的時候,他就感覺自己的身體仿佛被碾碎了似的,全身都在哀鳴。

  不僅如此,他體內的能量還在沖擊著身體。

  血肉根本無法阻擋。

  處于身體最末端的肢體首先出現變故。

  在能量的沖擊下,李巖的左手食指猛然裂開,烏黑的鮮血順著一絲能量噴出來。仿佛利劍一般筆直地沖出去,瞬間把客廳與陽臺之間的落地玻璃擊穿。

  “啊!小墩!”看著他身上的變化,李嫣霞又驚又恐地驚呼著。

  姑侄倆關系極好,李嫣霞看著他的遭遇,心傷欲死。她立馬撲過去,想要抱住自己侄兒,卻被李巖出言制止。

  “不要過來!”

  “為什么?”李嫣霞哭著問道。

  “放心,我不會又是的。”

  李巖努力讓自己的臉色變得柔和。

  但就像是個連鎖反應似的,第一根手指裂開過后,其他的手指也陸陸續續裂開。

  “小姑!幫我照顧好月兒。”

  李巖大叫著把月兒從身上推下來。

  跌跌撞撞的沖進衛生間。

  “小墩!”李嫣霞哭著,眼睜睜地看著李巖沖進衛生間里準備獨自面對即將到來的恐怖。

  “唔……”

  月兒沉沉地睡著,絲毫沒有意識到自己給爸爸帶來了怎樣痛苦與機緣。

  小家伙就這樣蜷縮在地上,似乎睡得有點不舒服了。

  她在睡夢中輕輕哼哼了一聲。

  李嫣霞嘆了口氣,彎腰把月兒從地上抱起來。

  月兒畢竟太過年幼了,幾乎所有事情都是無意識間做出來的。

  偏偏這又是個神奇的小家伙。

  誰也不知道小家伙會給周圍的人帶來怎樣事情。

  或許是厄運,或許是幸運。

  這一切都需要今后的時間來驗證。

  “主任,出大事了!。”距離青年公寓六公里外,一棟高達五十六層寫字樓中,一間寬敞的辦公室被撞開。

  任琴急急忙忙地沖了進來。

  “小琴,你又慌張了。給你說過多少次,不要這樣風風火火的。”

  翟靜穿著粉色旗袍,精致的旗袍將她身軀緊緊包裹,勾勒出惹火的曲線。不管是胸圍還是臀圍,都能碾壓無數女性,簡直就跟狐貍精似的。

  “不是!不是!這次真出大事兒了。”任琴氣喘吁吁地說著。

  “哦?”

  挑著眉毛看了看慌慌張張地任琴,翟靜悠閑攪動著手里的咖啡。

  這深更半夜的喝咖啡,看著樣子,她似乎不打算睡覺了。

  她這樣子,讓任琴心里更是一陣著急。

  自己都快急死了。自己這個主任居然還這樣悠閑。

  “看你這樣子,難道趙老三找到了,還是又抄了某個組織的老巢?上次我們的任務目標被人狙擊的事情,已經查出來了吧!”

  “這事情早就查出來了。殺手是從境外來,刺殺任務是從地下網站里出來的。直接針對地就是任務目標。”任琴對這事情非常了解,可隨后又反應過來。

  一臉懊惱地道“呸呸呸……我要說的不是這件事情。”

  “哦?那是什么?”

  “就在五分鐘前,我們的超級能量探測儀在探測到了非常強的能量波動。波動范圍在300—350赫茲之間!指向六公里外。”

  “這事情?”任琴說的事情讓翟靜頓時打起了精神“救援隊在干什么?”

  “隨時待命!”

  “那還等什么?”

(本章完)

下載湯圓創作APP

隨時隨地追更新,離線閱讀沒網也能看~還能和作者聊騷,快快下載!

加拿大快乐8有没有预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