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九十六章  媽媽3
197/316

第一百九十六章  媽媽3

  說實話,目前為止,月兒與翟靜的相似之處還不能清晰地看出來。

  唯有那雙眼睛非常相似。

  差別僅僅只是因為翟靜的臉龐早已經長開了,眼角顯得有些細長而已。

  而月兒的臉龐因為年紀還小,所以還沒有長開。但也依稀可見相似之處。

  但如果真要說起來的話,月兒與李巖的眉毛也有相似的地方。

  這又怎么說?

  難道說月兒跟李巖有血脈上的關系?

  李嫣霞想了想,不禁感到好笑。

  月兒來歷她是很清楚的,知道月兒是李巖撿來的孩子。兩人之間根本不可能有什么關系。

  或許唯一的解釋就是因為長期相處,所以才漸漸有了生物學上相似之處。

  這在醫學實驗中是有過這種現象的,曾經有科學家對一百個嬰兒做過追蹤實驗,讓孩子們經常看同一個大人的畫像,久而久之,有七層孩子的樣貌開始朝著畫像中的人物模樣轉變,相似度超過百分之八十。

  不僅如此,孩子年紀越小,今后的變化越大。

  所以外貌相似并不能確定兩人之間就有基因關系。

  只能在一定程度上證明兩人有關系,卻不能完全證明。

  也正是因為這樣,李巖才一直沒有在意這種事情,李嫣霞也雖然知道他們父女倆有相似的地方,也沒有往深處想。

  “我想知道,你當初為什么要拋棄月兒?還把她送到我這里?”李巖看著翟靜,語氣平靜地就像死水一樣。

  “我也不想……我也不想啊……嗚嗚嗚……求你別問了,求求你別問了……”

  翟靜哭求著,心里悲痛莫名。

  “那你為什么還要來這里?永遠不要見面那不是更好嗎?為什么又來影響她的生活?”

  “我只是來……看看……”

  “然后就走?”李巖頓了頓,隨即又說道“現在孩子你也看到了。月兒的事情我會解決,不勞你操心。”

  他這是下逐客令了。

  說實話,李巖對于翟靜,心理是非常復雜的。

  曾經不止一次幻想過跟月兒的媽媽見面,然后坐下來,互相說說關于月兒的事情。

  但現在看來,以前自己的那些想法還真是天真。

  這個女人比起其他女人來說,可要狠心太多了。哪怕親生的女兒就在面前,也不愿伸手去抱抱她!

  “原諒我……我也沒辦法……這就是命啊……”

  “這就是你的理由?”李巖想不到這女人竟然會找出這樣的理由。

  命運?現在還有多少人信那些東西?

  真要有命運的話,那人還活著干什么?

  “嗯……嗯……”

  翟靜哭著點點頭。

  “那你可以走了,永遠也不要出現在月兒的眼前。因為你根本不配!”李巖抱著月兒,鄙夷地看著她。

  小家伙依舊傷心地哭著,小小的身子在爸爸懷里輕輕顫抖著,稚嫩的肩膀輕輕抽動。

  可以想象,今天的事情對月兒來是多大的打擊。

  李巖此時可以說恨得咬牙切齒。

  如果不是因為這個女人是月兒媽媽的話,他恐怕都會忍不住抽她兩嘴巴。

  李巖的話似乎直刺內心,讓翟靜呆了呆。她抬起頭,胡亂抹掉臉上的眼淚。“你根本不知道這背后還有什么事情。你憑什么不讓我見月兒。”

  “那就告訴我!”

  “我……”翟靜張張嘴“我……不能說。”

  “那你還留在這里干什么?你走,這里不歡迎你。”

  說著李巖抱著月兒走向陽臺,在地鋪上撿起一個小兔子玩具,遞給月兒。

  月兒可憐兮兮地流著淚,一手摟著爸爸,一手抱著自己兔子玩具。

  緊緊的,似乎生怕爸爸和玩具都不見了。

  “月兒不哭。爸爸還在這里呢!爸爸不會丟下月兒的。”

  李巖抱著月兒,輕輕撫摸著她的背脊。

  直到這時候,月兒的肚子依舊光芒四溢,七種顏色的光芒不斷交替出現。讓人能清晰地看出月兒肚子里情況。

  她的五臟六腑都像是包裹在彩色的蠶繭里。仿佛正在經歷一場恒古未有的蛻變。

  “爸……爸爸……”月兒抱著他的脖子,輕輕呢喃著。

  此時的月兒仿佛真的成了一個小可憐,可憐兮兮的臉蛋兒上,掛著亮晶晶地淚花。

  “呼……”

  月兒這樣子,讓李巖心里實在不好受。

  重重地吐了口氣,李巖轉過身,看了看翟靜。

  不知何時,翟靜已經從沙發上站了起來。

  雖然一句話沒說,雖然眼眶依舊泛紅,但她僅僅站在那里,就擁有著讓人難以忽視存在感。

  這個女人絕對沒有看上去那么簡單。

  李巖在心里不斷這樣告訴自己。

  “不是讓你走了嗎?怎么還在這里?”

  “我……”翟靜張了張嘴,然后懇求道“可……可不可以讓我抱抱月兒。”

  “抱歉!月兒不喜歡讓陌生人抱她。”李巖直接拒絕了她的請求。

  對于這個女人,不管她怎么來歷不凡,李巖都不想給她好臉色看。因為她對月兒的漠視,讓他很是不齒。

  這樣的女人根本不配做月兒的媽媽。

  哪怕她是真的。

  李巖也不想月兒跟她有什么接觸。

  因為在李巖的心中,這個女人根本不配做月兒的母親。

  自古以來,從來都是養育之恩大于天,從來沒有聽說過生養之恩的。

  既然生而不養,那又有什么資格再來認回孩子?

  哪怕僅僅只是抱抱也不行。

  “就一下!求你……就一下!”翟靜走到李巖身前,央求著。

  此時,就連李嫣霞都有點看不過去了。

  認為李巖做得太絕,太不近人情。

  張了張,李嫣霞似乎想要說什么,但最終卻沒有開口。

  在她看來,既然小墩要這樣做,那就肯定有他自己的原因。

  “翟小姐,我已經說了。你跟月兒僅僅只是陌生人而已。月兒不喜歡陌生人抱她,這還是算了吧!”

  “可是……”

  “媽媽……”月兒在爸爸懷里,看著翟靜小聲呢喃著。似乎是因為母子天性,她忍不住伸出小手,在向翟靜抓了抓。

  這一個動作頓時就讓翟靜看著她,又是流淚,又是笑著。

  不得不說,翟靜是個非常漂亮的女子。

  哪怕是哭著笑,也別有一番動人之色。

  光是看她這樣子,可以想象出來,長大后的月兒將會是一個多么漂亮的女子。

  只是李巖這次卻并沒有順著月兒,而是就這樣抱著她直接轉身。

  根本不想多看翟靜一眼。

  但李巖雖然轉身了,而在他懷里的月兒卻沒有受到限制。

  小家伙轉過身,把腦袋擱在爸爸的肩上,看著媽媽,默默流淚。

  “月兒!”眼淚再次忍不住滾滾而下,翟靜看著可憐兮兮的月兒,又是哭又是笑。

  伸手輕輕在月兒的臉上摸了摸,那柔嫩的觸感從指尖傳來,讓翟靜驚喜莫名。

  已經很久了,她已經很久沒有在碰到女兒的小臉了。

  無數次在夢中驚醒,無數次輾轉反側,無數次在黑夜中默默流淚。

  翟靜煎熬著一天天挺過來,此時終于再次看到女兒,再次摸到她嫩嫩的臉蛋兒。

  驚喜的淚水順著臉頰不斷落下,掉在地上,化成一個個惟妙惟肖的小動物,在地上來回滾動。

  “媽……媽媽……”柔嫩的聲音從月兒口中傳出。細細的,嫩嫩的,帶著哭腔。

  李巖心里五味雜陳。

  他有點不確定自己這樣做對月兒來說到底是好還是壞。

  但最起碼到目前為止來說,自己的做法對于月兒來說,絕對不是什么壞事兒。

  這樣的媽媽,不要也罷。

  至于什么親生不親生的,李巖根本不在意。

  既然都不要月兒了,那他就自己養,況且從法律上來說,月兒已經跟從前的一切都斬斷了聯系。她現在的監護人名叫李巖,她父親是個叫李巖的,而不是其他某個人。

  在媽媽身上得不到的東西,李巖自認為可以給她補齊。

  哪怕是缺失的母愛,也能給月兒補上,讓她有個沒有缺憾的童年。

  李嫣霞走到李巖身邊,看了看翟靜,然后扯了扯他的衣角。“小墩……”

  “小姑,我知道我在做什么。這件事情就交給我吧!你不用管了。”

  “可是這……”

  “好了!小姑!”李巖并沒有給小姑把話說完的機會,而是直接打斷她的話,道“我知道你要說什么。我有我的原因。我絕對不會讓一個這樣狠心的女人靠近月兒。”

  李巖的態度非常不近人情。

  “李先生,你就這么討厭我嗎?”

  “不敢!我只是不愿意再讓月兒受到傷害而已。既然你當初選擇把月兒送到我這里。那說明你就已經做好了準備。”

  李巖頓了頓又繼續說道“既然如此,那月兒今后就跟著我了。而且她現在在法律上也是我的女兒。月兒現在跟著我姓李,叫李馨月,我現在是她父親,是她監護人,跟你沒有任何關系。”

  “她本來就應該姓李,當然,月兒還有個名字。”

  “叫什么?”

  “……”面對李巖的問題,翟靜再次陷入沉默。

  “又不能說嗎?”

  “這是個禁忌!”翟靜撫摸著月兒的臉頰,臉上浮現出慈愛的神色,其中還夾雜著些許擔憂。

  “好了,我知道了!翟小姐,請你離開吧!我要給月兒換衣裳了。”

  翟靜微微一震,臉上浮現出幾分苦澀。

  “也好!”

  她頓了頓,又再次開口“月兒的此時的狀況很正常,是成長中必須要經歷的階段,你不用擔心。那么……我走了,請你務必要照顧好月兒。”

  “這是我的事情,不敢勞你操心。”

(本章完)

下載湯圓創作APP

隨時隨地追更新,離線閱讀沒網也能看~還能和作者聊騷,快快下載!

加拿大快乐8有没有预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