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一十五章  一場冤孽
216/316

第二百一十五章  一場冤孽

  李巖敢用自己的腦袋保證,這不是鱷魚造成的潰爛,也不是簡單的病癥。

  因為,如果是普通皮膚潰瘍的話,陶倩絕對不會這樣。

  “會不會是硬下疳?”李嫣霞有些驚奇地指著陶倩手臂上的潰瘍,說道。

  硬下疳是個比較隱晦的說法。

  不明白的人或許根本不知道這是什么東西。

  李嫣霞曾經跟著李巖在書店里蹭書看的時候,曾經就跟著他看過一些醫療著作。

  雖說僅僅只是隨意的翻翻,卻還是記住了某些東西。這硬下疳就是其中之一。

  李巖豐富的醫學知識,讓他瞬間就明白了李嫣霞說的硬下疳到底是什么東西。

  說白了,這是梅毒的一期現象。通常呈圓形或橢圓形的無痛潰瘍,潰瘍周圍組織軟中帶硬,這就是硬下疳。

  準確來說就是,李嫣霞懷疑陶倩是得了梅毒。

  其實也難怪她會有這樣的想法,畢竟陶倩的私生活很是混亂,會得這種幾乎95%都是由性傳播的疾病也是能解釋得通的。

  而經常周旋于眾多男人之間的陶倩,有豈會不知道硬下疳是什么東西?但她卻搖搖頭,目光有些空洞地搖搖頭。

  “不是梅毒!”

  “那是……”李巖有了一種不好的想法。

  再聯想到陶倩的神色,他幾乎可以肯定陶倩是怎么回事兒了,卻又有點不敢相信。

  畢竟這種事情要是降臨到她身上的話,未免太過可怕了。

  “事到如今,我也不想再隱瞞了。”陶倩看了看李巖的神色。眼中開始有淚水不斷匯聚。

  “真的是……是那個……”

  “嗯!”陶倩點點頭,淚水再也忍不住,無聲地從眼眶中滾落,順著臉頰滑落下來。

  “怎么會?怎么會這樣?你怎么會染這種病的?以你的經歷,這種事情不可能沒有防護。怎么還會這樣?”

  李巖雖然認識三教九流的人,但卻從來沒有遇到過這種情況。

  因為這樣的人,雖然每年都在增加,卻畢竟只是少數。

  “小墩……你……你們在說什么?”李嫣霞疑惑地問道。

  陶倩流著淚,露出個苦澀的笑容“霞姐!你用猜了,這就是HIV!”

  “這……”

  李嫣霞震驚無比。

  她并不是什么都不懂的小白。作為她知道陶倩口中的HIV到底是什么。而就是因為知道,她才會震驚無比。

  對她來說,艾滋病從來都是傳說中的東西。

  只是想不到這種病真的有一天會出現在自己面前。而且還是自己認識的人。

  突如其來的信息讓李嫣霞瞬間變得有些不知所措。

  “你也不用太擔心,前些日子,艾滋病疫苗已經在南非投入臨床實驗。你這病不見得就沒辦法治療。”

  李巖這話也不是故意說出來安慰陶倩的。因為還真有這事情,《獨立報》就報道過這件事情,并且還是二期臨床試驗。據說會在明年得出接過。就連國內的艾滋疫苗也進入了二期實驗。

  這無疑是個非常振奮人心的消息。

  但陶倩也不是傻瓜,李巖的話,對她根本沒有什么效果“李巖,你也不用安慰我。那畢竟只是疫苗,不是嗎?況且以我現在的狀態,根本活不到那個時候。就算今后會出現那種東西,對我來說也根本沒有任何作用。”

  “……”

  對于陶倩的話,李巖并沒有辦法反駁。因為陶倩說得是對的,就算有特效藥,她也根本沒有時間撐到那個時候。

  雖說這種病癥的潛伏期非常長,有些人在染上了HIV過后,甚至還能完好輕松的活十年以上。

  只是陶倩的這種情況明顯不是潛伏期,而是真正開始爆發了。

  這說明陶倩起碼在很久以前就已經攜帶了這種病毒。

  而她卻依舊跟那些男人亂搞。

  “你……這樣做,是在報復嗎?”李巖看著陶倩,問道。

  現在他飯也不吃了。

  畢竟看著陶倩的小臂上的那些潰瘍,誰也不會有什么好胃口。

  只有被李巖轉過身的小月兒,依舊什么都不知道,在那大快朵頤,吃得滿臉都是油膩膩。

  “報復?是啊!就是報復!”陶倩捋了捋鬢角的頭發,有些神經質地笑著。“那些人不就是想要我這身爛肉嗎?我給他們就是了。”

  說著,陶倩又開始默默的流淚。

  李巖盯著她,想要從她臉上看出些什么。

  可是陶倩就這樣,一邊流淚,一邊傻傻地笑著。

  實在無法想象,這個女人以前到底經歷了什么。竟然讓她會有這么可怕想法和舉動。

  “李巖……你家有酒嗎?”

  “有!”

  “我想喝點,行不行?”

  沉默片刻,李巖看著她輕輕點點頭“可以!”

  家里的是白葡萄酒。早在還沒有月兒的時候,就已經買回來了,本來是想自己喝。只是有了月兒過后,李巖自動遠離了這些東西。

  今天如果陶倩不說的話,他甚至都把這東西忘了。這

  既然陶倩要喝,看她這樣,似乎心中還有什么事情。讓她喝點也好,這樣可以讓她好好發泄一下。

  家里可沒有什么醒酒工具,打開木塞,就直接給陶倩到了一杯。

  哪知道陶倩端起酒杯,三兩口就把葡萄酒喝掉了,然后又要來一杯。

  一口氣喝下三杯白葡萄酒,整瓶葡萄酒被她喝掉三分之一還多。

  直到這時候,陶倩才放下酒杯,坐在位子上默默流淚。

  “李巖……你應該知道吧。我們倆的學歷都是也一樣的。”

  “嗯!這個我知道。”

  在錦鄴汽貿的青云路分公司,高學歷的職工不少,但也有不少是低學歷的職工。

  高中學歷在錦鄴汽貿里,根本算不上多高,因為之后進來的人,除了少部分職工之外,多數都是大學生。

  像李巖這樣以高中學歷爬到部門經理層次的人,在整個公司里都算得上是極少數。

  “你知道嗎?以前我的成績還是很好的,我雖然是理科,但我成績卻可以在全年級排前五。如果我愿意的話,完全可以上大學。”

  說到這個,陶倩的臉上浮現出幾分笑容。似乎在緬懷著當年的青蔥歲月。

  “可是……你為什么……”

  “為什么沒有上大學?對嗎?”

  “嗯!”李巖點點頭。他有點弄不明白,既然她有成績,有條件,為什么沒有上大學?

  她跟自己可不一樣,自己那時候是個吊車尾,想考大學幾乎不可能,而且家里的條件也實在不允許他上大學。因為他家里只有個奶奶。

  祖孫倆相依為命多年,他比任何人都清楚奶奶那么多的艱辛。也是因為這樣,他才在拿到高中畢業證過后,毅然選擇走出山村,來中海打拼。

  “你知道嗎?人性有時候比魔鬼還要可怕,比畜生都不如。很多人,表面看上去似模似樣的,但背地里卻干著見不得人的齷齪事。”

  陶倩靠在椅子的靠背上,抬起頭,看著白色的天花板。喝了點酒她,此時酒精作用已經開始出現了。她臉上浮現出幾分紅暈,而嘴角則露出幾分嘲弄之色。

  她這是在不屑、鄙夷、厭惡!

  不知道她為什么會流露出這樣的表情。

  李巖和李嫣霞姑侄倆都沒有說話,只是這樣看著她!

  等待著她見見把謎底解開。

  幾乎可以肯定,陶倩的謎底解開的時候,將會是個晴天霹靂。

  “李巖!你說,人性為什么會這樣。好的壞的,高潔的齷齪的,都會匯聚在人的身上。”

  “人就是這樣,無數矛盾中尋找屬于整個人類族群的平衡。在對與錯之間搜尋平衡點。不是有句話說得好嗎?人有人不同,花有百樣紅!”

  “是啊!人有人不同!”陶倩看著天花板,然后舉起右手,把小臂拿到眼前端詳著。

  過了好一會兒,陶倩才流著淚說道“你知道嗎,曾經我也想過要考大學。因為我們村里曾經出過大學生,然后被分配了很好的工作。那時候我就在想,我是不是也能考上大學,然后被分配到理想的工作呢?”

  “哪怕之后得知各大高校開始擴招,大學生不再分配工作之后,我也從來沒有想過要放棄。因為我有這種能力,不是嗎?只要我稍稍努力,就一定能考上。不敢說上一流大學,但也絕對不會差。”

  “可是……我還是放棄了。人生啊!就是這么多無奈。沒有接觸到的時候。你永遠也不知道,面對的事情多么可怕,多么無奈。”

  陶倩就這樣坐在椅子上自顧自地說著,仿佛是在自言自語。

  一邊說,一邊流淚的她,看上去是那么的無助,那么傷痛。

  李巖沒有說話,只是這樣看著她,靜靜地等待她把下文說出來。因為李巖知道,如果僅僅只是這樣的話,絕對不至于讓陶倩最終走到這一步。

  就連李嫣霞也一邊注意著陶倩的話,一邊照顧著月兒。

  小家伙現在已經把身前的一碗飯菜吃掉了。

  還沒吃飽的她,正呆呆地看著小姑婆給再次給自己添加飯菜。

  只是相比起剛才,這次飯菜的分量就少了很多。卻有一大瓶香香甜甜的牛奶。

  這是月兒最喜歡的東西。

  “我十歲的時候,做生意的父母離婚。我被判給我父親。也是從那個時候開始,我發現了他身上一些不正常的舉動。開始的時候,還注意,但隨著年歲見長,我開始發育,他看我的目光也漸漸出現了一些別樣的情緒。”

  “只是我并沒有我往心里去,因為他是我父親,而且那今年正是他生意最忙的的時候。沒了母親的幫助,出貨進貨的事情都要他,這讓他經常十天半個月不能回家。”

  “這樣的情況整整持續了六年。只是我上高中的時候,家里的生意急轉直下,一次生意失敗,他差點連抵押出去的房子都收不回來。也是從那個時候,他一蹶不振,整天喝酒,打牌。就連心態都發生了變化。”

  陶倩的話雖然還沒有說完,但卻還是讓李巖皺起了眉頭。

  他可以確定,陶倩與她父親之間肯定發生了某些可怕的事情。也是這件事情,對她造成了難以愈合的心理創傷。

  把她那些話作為腳注,以李巖的智商和見識,不難猜出具體原因。

  只是,他卻有些不敢相信!

(本章完)

下載湯圓創作APP

隨時隨地追更新,離線閱讀沒網也能看~還能和作者聊騷,快快下載!

加拿大快乐8有没有预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