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一十六章 行尸走肉
217/316

第二百一十六章 行尸走肉

  天花板上除了一盞漂亮的吊燈,幾乎什么都沒有。

  陶倩就這樣靜靜地看著,眸子空洞得讓人心顫。

  客廳里的氣氛,沉悶中帶著絲絲活潑。

  大人們都一言不發,只有小月兒還在高高興興地吃著她的東西。

  油乎乎的小手,不斷抓著東西往嘴里塞,時不時地還會仰起頭,往嘴里灌一口香香甜甜的牛奶。

  “咯咯……”

  吃到高興的時候,小家伙還會咧著嘴,笑笑。無憂無慮地樣子讓人好是羨慕。

  “那一年是高二的時候,他像往常一樣,輸了牌,就回家喝酒。當時我也沒有在意。做好飯后,就直接開始吃晚飯。只是他卻一個勁兒喝悶酒。而我則在晚飯之后,開始寫作業,一直到十點的時候,才終于寫完。”

  “因為是夏天,如果一天不洗澡的話都會顯得很難受。于是我準備洗個澡,然后睡下。只是萬萬想不到,他居然趁著我洗澡的時候,闖了進來。”

  “啊……”

  李嫣霞被陶倩的話,驚呆了。想不到陶倩竟然會遇到這樣的事情。

  苦笑地搖搖頭,李巖心中一陣恍然。

  怪不得陶倩會這樣,想來跟她的經歷有很大的關系。

  一個父親在女兒洗澡的時候,闖進浴室。

  這與禽獸何異?

  幾乎可以肯定,事情就是在那個時候發生的。

  “呵呵……”陶倩有些癡癲地笑了笑,仿佛是在嘲諷著世間一切不平之事,又仿佛是在怨恨著命運的不公。

  過了良久,陶倩又再次流著淚說道“那時候,我上學的年紀比較早,高二上期那年我還不到十七歲。他沖進來,抱著我,我不斷哭求,但他卻還是沒有放過我。”

  “呵……他是我父親啊!怎么能這樣……李巖!你說,一個父親為什么要對女兒做出這樣的事情?這跟禽獸有什么不同?”

  李巖不是心理專家,他找不到什么話來安慰。

  只能看著陶倩,靜靜地聽著她的訴說。

  可以想象,這件事情在她心理壓抑了多少年,承受了多大的心理壓力。如果不是這件事情,如果不是因為喝了點酒,或許她根本不會把這件事情說出來。

  “我當初也想過,要報警,但這種丑事,我遮掩都來不及。怎么可能去報警?于是,我選擇了忍氣吞聲。可很多事情,有了一次就會有第二次。之后的日子里,他越來越變本加厲。一有機會就找我。我實在受不了了,就開始躲著他。”

  “但那時候的我又怎么逃得出他的手心?生活費和學費依舊要找他拿,于是他就用這件事情要挾我。寒假的時候,我發現自己懷孕了。那是一個孽種!”

  說到最后那句話的時候,陶倩明顯咬牙切齒。

  父親強暴了女兒,還讓女兒懷孕了。這事情怎么想怎么覺得可怕。

  “他讓我去把孩子拿掉。我去了,幾百塊而已。然而我噩夢卻沒有停止。從高二下期到畢業,我總共懷孕四次,無一例外都拿掉了,而且也因此終生不孕。再也受不了這種折磨的我,也是因為這樣,帶著幾套換洗的衣裳和三百塊錢,遠走中海。再也沒有回去。”

  “你為什么不報警。”李巖盯著陶倩問道。

  “他是我父親。”

  “那是個畜生。”

  “他是個畜生,我又算什么?”

  陶倩說著,嘴角浮現出幾分癲狂的笑意。

  “你不該忍氣吞聲。”

  “但我要讀書!他要是被關起來了,我今后學業怎么辦?周圍的人會怎么看我?”

  “你不是還有個媽嗎?找她啊?”

  “她?他們倆離婚過后,我就再也沒有見過她。連她在哪都不知道。再說,那個畜生不就是想要我的這身爛肉嗎?我給他就是了,就當是出來賣的。我出臺,他給錢。”

  這下李巖算是完全弄明白了。很明顯,陶倩的心理扭曲就是從那個時候種下的。

  接下來又聽到陶倩,輕聲說道“我來中海過后,在餐館里工作了半年,遇到我第一任男友,他對我很好。但我們沒有交往多久,就分了。因為他喜歡混跡夜店。我的這個病也是那時候染上的。”

  “你早就知道?”

  “當然!”陶倩非常理所當然地說道。

  “那你還……”

  “招惹男人?對嗎?”

  “嗯!”

  “他們不是喜歡我這身爛肉嗎?我給他們就好了。”

  靠在椅子上,陶倩咯咯笑著。

  清脆的笑聲中帶著濃濃的怨恨與難以忽視的嘲諷。

  月兒從來好沒有聽過這樣的笑聲。

  她坐在餐椅上,努力轉過身,想要看看這個聲音是誰發出來的。

  可試了好幾次都沒有成功,干脆再次把目光投在食物上。

  因為比起尋找那個聲音的來源,月兒更喜歡吃東西。

  “你已經瘋了!”

  “是啊!我就是已經瘋了。從幾年前我就已經瘋了。你說經歷了那些事情,還染上了這種必死無疑的病毒,我不瘋,還有出路嗎?”陶倩癡癡笑著,眼淚順著臉頰不斷滑落。

  看起來是那么的絕望。

  可以毫不夸張的說,陶倩會走到今天這一步,她父親要負主要責任。

  這能怪她嗎?

  不能!

  因為她自己也是受害者。

  李巖也無話可說。

  是啊!經歷了這些事情,陶倩沒有徹底瘋掉,已經是非常不錯了。還能怪她嗎?不能!

  “你今后,打算怎么辦?”李巖看著她手上的膿瘡,非常擔心地問道。

  “今后?”陶倩笑了笑,然后說道“我已經辭職了。準備出去走走,死了就算了,反正都是一堆爛肉,用不著擔心。”

  陶倩說的輕巧,但李巖還是能從她的語氣里聽出濃濃地留戀與絕望。

  她還年輕,才二十多歲。大好的年華才剛剛開始,她依舊留戀著這繁花錦簇的紅塵。

  而她心中卻絕望無比,死寂地就仿佛是一片沙漠。

  因為她的時間不多了。

  度過了潛伏期地HIV,一旦爆發出來,生命就開始進入倒計時。

  以她現在情況,恐怕最多兩三個月。

  就會跟這個世界道別。

  “需要我幫忙嗎?”

  “不用!我又不后悔,有什么需要幫忙的?真要說的話,希望有一天我死了過后,不要把我送回去。死在外面就好,落葉歸根什么的,根本不適合我。”

  說著,陶倩把袖子放下來。

  織物刮蹭著創面,似乎很疼,讓陶倩有些皺眉。

  “這個情況是什么時候出現的?”李巖指的是她小臂上的潰瘍。

  “半個月前,剛開始只是有點發紅,然后就成這樣了。開始的時候,我還有點奇怪,就用皮炎平擦,哪知道根本沒用,創面越來越大。今天我去檢查了一下,才知道原來HIV已經爆發了。”

  似乎已經看開了,陶倩已經不再流淚,語氣也顯得漫不經心。就好像根本不是發生在自己身上一樣。

  “你跟那些人……那些人染了嗎?”

  李巖沒有直說,卻瞞不過聰明的陶倩“你想問我有沒有傳染給別人?”

  “嗯!”

  “我不能生育!又有這個病,我為什么要預防?”

  “也就是說,跟你睡過的人,都沒有防護?”李巖的臉色有點難看。

  這些年陶倩睡過的男人不知道有多少。如果全都沒有防護的話,那將是一件非常可怕的事情,帶來的后果也非常嚴重。

  “都是你情我愿,有些人我甚至都沒有收錢!一次逢場作戲,染了病,怪不得我。”

  “你這樣太可怕了!”

  “可怕嗎?我經歷的更可怕!”陶倩根本不在意。“要怪就怪那些人貪花好色,怨不得了誰?”

  反正自己都要死了。還有什么好說的?

  從一開始陶倩就破罐子破摔,根本沒有把自己當成是一個人。

  怪不得她到處找男人,因為她自己就是一個行尸走肉。

  “醫生說了,我差不多還有兩個月的命。正好!我可以把這個春節過完。只是我的生日過不了了。真是讓人遺憾啊!”

  陶倩萬分遺憾地說著,然后又抬起頭,笑著說道“還好,我這一輩子也不虧,有那么多人陪著我下地獄。我該享受的也享受了,還睡了那么多男人。”

  可以看出,陶倩話不由心。

  之所以說這句話,完全是在掩飾而已。其實她的內心一點也不平靜。

  “你家住哪?”

  “怎么?你想去我家?”

  “嗯!”

  “行啊!我非常歡迎。”陶倩笑著說道“告訴你哦。在中海混了這么多年,我也擁有了一套房子。不是大老板送的。”

  說道這里,陶倩又呵呵笑了起來。

  笑聲中帶著嘲弄。

  顯然,她至始至終都只把那些男人當成是掙錢玩具而已。

  一個能給自己買東西的工具。而自己付出的則僅僅只是一夜風流,對她來說幾乎沒有任何成本。有時候還有大筆的收入,這對她來說,并不是什么不可接收的事情。

  李巖看著她,沉默良久。

  他知道,這個女人現在已經徹底變了一個人。

  生死之間有大恐怖。

  當一個人明知道要死掉,而且死亡正在迅速逼近的時候。內心的那種恐懼與驚惶,將會無限放大。

  那種幾乎要讓人瘋掉的絕望與恐懼!

  沒有經歷過的人根本無法體會。

  “哦!對了!”陶倩重新拿起碗筷,抬起頭笑著說道“我在醫院檢查的時候,還看到了一個人哦,你猜猜是誰?”

  “還有一個人?”李巖非常驚訝地問道“是誰?”

  “那個人你也認識,而且非常熟悉。”

  陶倩沒有直接說出來,而是故意吊著李巖的胃口。

(本章完)

下載湯圓創作APP

隨時隨地追更新,離線閱讀沒網也能看~還能和作者聊騷,快快下載!

加拿大快乐8有没有预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