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三十五章  國家安全
236/316

第二百三十五章  國家安全

  對于月兒的脾氣李巖作為父親,實在太清楚了。

  小家伙絕對不是什么省油的燈。

  如果看她年紀幼小,就以為她好糊弄的話那就錯了。別看這小家伙跟他和李嫣霞在一起的時候,似乎總是笨笨的,經常被忽悠得一愣一愣的。

  但那僅僅只是相較于面對家人和熟人的時候。

  如果陌生人敢糊弄月兒的話,情況就會完全不同。

  月兒明明要棒棒糖,可這人卻給她手機,這簡直跟找死沒區別。

  以為拿著一部威圖手機就了不起啊?

  是的!李巖認識這部手機的來歷。

  他在此前雖然沒有見過這種手機,卻對這種手機有過一點了解。

  這是諾基亞旗下的一個子品牌,專攻奢侈品手機。

  因此威圖手機也算是奢侈品手機中的一個標桿。

  而這個人手里拿的就威圖手機,還是總裁簽名系列中的一款,雖然具體是哪款他并不知道。卻知道這部手機的售價起碼在十五萬左右,相當于一輛普通的家用轎車。

  在這么駭人的價格前,什么蘋果、三星都要被秒殺!

  只是今天過后,這部奢侈的手機怕是要報廢了。

  你以為落到月兒手里還有得好?

  被陌生人欺騙的月兒,絕對不是那么好相與的。

  “告訴叔叔,那個陶倩阿姨在哪好不好?告訴叔叔,叔叔就把這手機給你玩。”陳江楠晃了晃手里,還還摁下按鍵,準備點亮屏幕,讓月兒看看。

  可是……

  一連摁下兩次,還用了指紋識別,居然都沒有把手機屏幕點亮。

  這讓陳江楠覺得有點奇怪。

  嘗試再次激活手機。

  卻還是沒成功。

  “奇怪了!”陳江楠暗自嘀咕著,再次打量起來。

  一部對普通人來說堪稱昂貴的威圖手機,對他來說雖然不算什么。十幾萬就算扔茅坑里,也沒什么。

  但如果正在裝逼的時候,卻忽然掉鏈子,就有點不好了。

  這就好想,開著蘭博基尼去泡妹子,好不容易釣到一個,人家坐進車里的時候卻發現,這臺蘭博基尼的內飾和中控臺居然是奇瑞。

  那丟臉可丟到太平洋了。

  而偏偏陳江楠卻正好遇到這樣的事情。

  原本低調奢華的手機居然忽然不給力了。

  不僅如此,陳江楠還發現,貼在手機上的小牛皮居然開始脫落。

  沒過一會兒,鍵盤也開始松動。就連側邊鑲嵌的鉆石都開始掉落下來。

  “這……”

  陳江楠眼睜睜地看著手里的威圖手機變成一堆零件。

  整個人頓時就傻眼了。

  我都還沒動手,你就自己打自己的臉?

  李巖好笑地看著這家伙,同時在心里給自家閨女點了三十二個贊。

  這閨女雖然總是給爸爸搗亂,但關鍵時刻卻是很給力的。

  雖說這又是月兒在搗亂。

  問題是這丫頭在無意中幫老爹打了對方的臉啊!

  李巖自然高興得要死。

  有人高興,自然有人不高興。

  此時陳江楠黑著一張老臉,就好像鍋底一樣。

  真是丟臉丟大了,本想裝逼,卻不想竟然被自己打臉。

  好在陳江楠的心理素質非常好。

  哪怕價值十五萬的奢華手機已經報廢,哪怕裝逼不成反而自打臉,但陳江楠卻依舊一副老神在在的樣子。

  隨手把手機放在茶幾上,下巴微微抬起。

  那樣子就好像是在說‘你看,這么貴的手機,老子都不在意,你能嗎?’

  可哪知道李巖根本不接招。

  看都不看他一眼。

  而是對著月兒招了招手。

  月兒見爸爸向自己招手,立馬就向他走去。見此,李嫣霞也松開了月兒的手,任由她自己走路。

  雖然剛剛才做了壞事兒,但月兒卻依舊沒有意識到這些。

  月兒臉上掛著萌萌的笑容,樂呵呵來到爸爸身邊,一把抱住他的腿。

  小家伙總是這樣黏人,李巖也樂在其中。

  彎腰把她抱起來。

  輕輕在她臉上蹭了蹭。

  接著就聽到門鈴聲響起。

  聽到這聲音,陳江楠的臉色更是難看。

  如果沒猜錯的話,應該是警察在摁門鈴。

  難道自己真的要被轟出去?

  陳江楠的臉色漲成了豬肝色。

  打開門,進來三個警察。

  帶頭的人居然是任琴。

  這讓李巖不禁有些錯愕。

  就連李嫣霞看到來人之后,臉色也相當精彩。

  想不到小墩居然把她叫來了。

  “就是他!”李巖同下巴指了指陳江楠。

  三個警察對視一眼,然后直接走過去。任琴開口道“這位先生,請跟我們走一趟吧。我現在懷疑你危害國家安全。”

  自古以來,任何當權者在清除某些目標的時候,都會以這樣的形式來清除目標。

  不管你有什么功勞,不管你有沒有想過,只要我懷疑你,那就不好意思。

  這就像是在偏僻的地方遇到警察一樣。在國內,警察有理由懷疑任何人,并讓任何人接受調查。

  現在任琴他們懷疑陳江楠,那陳江楠就必須接受調查證明清白。要不然就算沒罪,也會變成有罪。

  只是……

  “危害國家安全?”陳江楠聽到任琴的話,臉色大變。

  這個帽子太大了。

  一般人根本不敢戴,也戴不起!

  真要被這個罪名纏上,那可是吃不了兜著的事情。

  這幾乎跟叛國罪差不多,絕對沾著即死,挨著即亡。

  就算陳江楠有天大家業也不成。

  至于說要跟國家機器對碰?

  ……就算要,找死也不能這樣啊!

  “跟我們走一趟吧。”任琴臉色清冷,一副公事公辦的樣子。

  “……”

  陳江楠嘴角亂抽,想死的心都有了。怎么就攤上涉及國家安全的事情了?

  難道是因為這個男人?

  想到這里,陳江楠心里一陣罵娘。

  扯淡!這算哪門子國家安全?

  “你們知道我是誰嗎?”

  “知道!”

  “那你還……”

  任琴盯著陳江楠,直接打斷他的話,眼里閃爍著危險的光芒“你要反抗?”

  “我……”陳江楠想要把自己的身份抬出來,鎮住這些警察。只可惜,任琴他們根本不吃這一套。

  同時心里也一個勁兒罵娘。

  我他媽不過是闖進一戶普通人家的客廳里沒走而已,怎么就跟危害國家安全扯上關系了?

  想到這里,陳江楠看向那個抱著孩子的男人。

  難道這人是國家領導人?

  可是他怎么這么年輕?

  “走吧!別看了!帶走!”任琴對身邊的兩個人揮揮手。

  兩個警察立馬走過去,拷上他的手,然后一左一右把陳江楠架住,轉身就往外走。

  陳江楠此時已經如喪考妣,就好像沒了骨頭一樣。

  至于說關于陶倩的事情……

  拉倒吧!

  攤上這事情,他急于洗脫罪名,證明清白,哪還有心思去想女人?

  “謝啦!”看到兩個警察駕著陳江楠走出門,李巖笑著對任琴道了聲謝!

  “沒什么,這是小事而已。正好我可以來坐坐,還趕上了飯點。”

  “你來的還真是時候。”

  “媽媽!媽媽!”看到任琴,月兒就本能的想起了那個人。

  對著她輕輕叫著,主動伸出雙手,要抱抱。

  “她……”李巖不知道該怎么問。

  只說了一個字,剩下的話,就卡在了喉嚨上,再也吐不出來。

  那個翟靜讓他恨透了,如果是別人,他早就一巴掌打過去。

  可那人是月兒的媽媽,這讓李巖不看僧面看佛面,很多事情不好說什么。

  也不想去說什么,畢竟是人家的事情。

  月兒早已經跟她沒了關系。

  雖然李巖沒有說完,但任琴還是能猜出他要說什么。

  輕輕點點頭,道“主任,很好。”

  “……”李巖沒有說話,只是把月兒遞給任琴,然后說道“你抱著月兒吧,我去再做點東西。沒想到你要過來。菜飯或許有點不夠。”

  說完,李巖走進廚房里。

  月兒就趴在任琴的懷里,輕輕撥弄著她的頭發。

  癢癢的,讓任琴有點受不了。

  忍不住拿開月兒的手,可隨即小家伙又開始摸她耳朵。

  “月兒,不許調皮!”

  李嫣霞數落著月兒。

  “媽媽……”月兒看看小姑婆,又看看任琴,雙手環住她脖子,腦袋埋在她懷里。

  月兒很敏感,雖然只有一點點,但她還是在任琴身上聞到了絲絲媽媽的味道。

  這讓月兒本能地想要靠近她。

  淡淡地笑了笑,李嫣霞捋捋鬢角的發絲,微笑著問道“翟小姐還好嗎?她想不想見見月兒?小墩是個護犢子,讓她不要介意,過些日子就會好起來的。到時候讓她來看看月兒吧。畢竟是月兒的媽媽,如果不讓她見女兒的話,未免太不近人情。”

  “小姑!”廚房里,李巖隱約聽到李嫣霞的話,忍不住叫了一聲,語氣顯得有點暴躁。

  “我知道了!”

  李嫣霞應了一聲,對著任琴吐吐舌頭,一副小心翼翼的樣子。

  抱著月兒來到廚房里,任琴有點不高興地問道“李巖,你為什么那么討厭主任?你這樣,知不知道她有多傷心?月兒畢竟是她女兒,你這樣……”

  任琴的話還沒說完,就被李巖毫不客氣地打斷“她不配!就這么簡單!”

  說完,李巖回過頭,說道“不好意思,我不該對你發火。就這樣吧!我們不要再談論這件事情。”

  “可是……”

  “對了,你喜歡吃什么?”李巖直接岔開了話題。

  這讓任琴有點無奈。

  “隨便吃點什么就好,油少點,葷菜素材都行。”

  “那好!我就隨便做點吧!”

  “李巖!那人走了?”這時候,陶倩從房間里走出來,剛剛走下樓梯,她就對著廚房里問道。

  “你是說那個大胖子嗎?他被警察帶走,以危害國家安全的名義帶走的。想想就讓人覺得好笑。”

  說道這里,李嫣霞自己都忍不住笑了起來。

  “哦?”陶倩也想不到竟然會這樣,心里一陣詫異。而這時候,她猛然注意到廚房門口的任琴。

  更奇怪的是,她懷里居然還抱著月兒。

  小家伙似乎很享受的樣子。

  “難道月兒轉性了?”陶倩覺得很是奇怪,滿肚子疑惑。

(本章完)

下載湯圓創作APP

隨時隨地追更新,離線閱讀沒網也能看~還能和作者聊騷,快快下載!

加拿大快乐8有没有预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