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四十七章  猶豫不決
248/316

第二百四十七章  猶豫不決

  “嗯?”

  看著小姑的樣子,在聯想到剛才在大門口看到的那輛車,李巖只要不是沒睡著,就絕對不可能不知道。

  看來真的來了。

  李巖心中一片灰白。

  月兒雖然不明白爸爸為什么會這樣,但隱約還是感覺到了什么。

  幼小而敏感的她,輕輕拽著爸爸的衣擺,仰頭看著小姑婆,臉上充滿了疑惑。

  “李巖你回來啦?”

  熟悉的聲音從客廳里傳出。

  聽這聲音就知道,這是陳娜說的。

  “嗯!回來了。”李巖點點頭。

  “進來吧,回家了還站在門口干什么?”

  李嫣霞開口說道。

  “嗯!”李巖點點頭,提著一大包食材走進家里。

  客廳沙發上坐著三個女人,除了陶倩之外,還有云彩兒和姜柔。

  而陳娜在李巖回來的時候,就迫不及待地走了過來。

  “李巖想不到你會住在這里啊!真是讓我覺得難抑制信,剛過來的時候,陶倩告訴我你住在這里,我還不敢相信呢!”

  陳娜走到李巖身邊,熱情的幫他拿起手里的東西,仿佛是個小妻子一般。

  “你們也來了啊?你們在這里坐坐,我去做飯。”

  “不用這么麻煩,待會兒我們出去吃。”

  “我來幫你吧!這么多人的飯菜,你一個人恐怕也忙不開。”相比起云彩兒的話,姜柔的話,讓人感覺更舒心一點。

  這才像是個居家過日子的女人啊!

  李巖心里感嘆一聲,笑著道“沒事兒,你們玩吧!不用麻煩,也就是多做幾個人的飯菜而已。”

  “媽媽?”

  月兒看著這些人,輕輕叫了一聲。

  不知道為什么,月兒總感覺氣氛有點不太對勁兒。

  這讓小家伙心里總是慌慌的。

  緊了緊手里的衣擺,月兒決定換一個地方。

  因為衣擺對她來說有點高了,還是抓著爸爸的褲子更順手。

  輕輕換了個地方,月兒緊緊拽著爸爸褲子,努力大量這些人。

  “月兒,還認識我嗎?”姜柔從沙發上優雅地站起來,踩著細碎的步子,輕輕走來,仿佛依風拂柳一般。

  “噯?”

  月兒疑惑地看著這個人,微微想了想“媽媽?破亮媽媽!”

  “月兒還有我呢?”陳娜對著月兒笑問道。

  “啊?”

  這么多漂亮媽媽,似乎讓月兒有點緊張。

  忍不住緊了緊爸爸的褲子。

  放下手里的口袋,李巖不著痕跡地提了提皮帶。

  還好,皮帶還牢牢拴在腰上的。

  李巖心里松了好大一口氣。

  “月兒快放開,爸爸要去做飯了。”

  “……嗯?”月兒歪著腦袋,思考了一會兒,才有些不情愿地松開爸爸的褲子。

  暫時通過一關。

  李巖心里長長地松了口氣。說實話,他還真的有點擔心這丫頭會在這時候給自己來那么一下。

  那時候可就丟臉了。

  好在這閨女雖然坑爹,但關鍵時刻還是能給力的。

  不說其他,光是賣萌這一本事,就能萌地這些女人樂得找不著北。

  提著一大包食材,李巖就好像躲瘟神一樣躲進廚房里。

  吐出胸中的濁氣。

  李巖開始動手摘菜。

  “這些事情我來吧!你去做其他的事情。”姜柔走進來,微微笑著道。

  “不用!來者是客,哪有讓客人幫忙做事的道理?你出去玩吧!這里的事情交給我就好。”

  “李巖,你今天準備給我們做什么好吃的啊?”

  幾乎跟姜柔就在前后腳之間,陳娜也提著一口袋蔬菜進來了。一進來,就迫不及待地放下手里的口袋,一把抱住李巖的胳膊。

  她跟李巖是名義上的戀人,雖然別人都不這樣認為,但她卻固執地把自己擺在李巖的愛人的地位上。

  “你怎么也進來了?”手臂上傳來的彈軟觸感讓李巖有點尷尬。

  畢竟又不是真的戀人,做這么親密的舉動,還真有點不合適。哪怕陳娜認為自己是她的戀人,但他也不能就這樣順水推舟當禽獸吧。

  “我來幫你啊!”

  “都說了,不用幫忙。這里的事情我能辦好,你們出去玩吧!”說最后這句話的時候,李巖有看了看身邊的姜柔。

  “沒關系,反正出去也是玩,還不如就在這里找點事情做。”

  “可是……”李巖剛剛要說話,忽然感覺褲子上似乎有點異樣。

  原本牢固的褲子,居然在往下掉。

  不會這么重口吧?

  李巖臉色詭異的看了陳娜一眼,隨即臉色變得古怪無比。

  “你這是怎么了?”

  姜柔察覺到李巖臉色詭異,心里一片疑惑。

  “咳咳……”真是尷尬,總不可能直接說自己的褲子要掉了吧。

  李巖干咳兩聲“沒……沒事兒!”

  “真的?”姜柔不相信。

  不著痕跡的把手從陳娜懷里抽出來。

  “你們等會兒,我去去樓上。”李巖把雙手放進褲兜里,就這樣提著褲子,向門口走去。

  兩個女人站在廚房面面相覷。

  客廳里的三個女人見李巖急匆匆的上樓,覺得有點奇怪。

  “爸爸……”老爸又要跑了。月兒趕緊跟上。

  這讓李巖沒好氣地回頭瞪了這丫頭一眼。

  真是坑爹!

  剛剛還在心里表揚了一下這丫頭能在關鍵時刻給力。可剛才轉過身,就又把老爹坑了。

  “噯?”

  被爸爸瞪了一眼,這讓月兒有點莫名其妙。

  真是奇怪,爸爸為什么要瞪著自己?

  月兒呆呆地站在樓梯口,滿臉疑惑。

  或許是錯覺的原因,李巖感覺自己身上好像扎著兩把鋼刀。

  微微抬頭看了看這兩道目光投來的方向,李巖頓時感覺頭皮都炸了。

  云彩兒雖然沒有說話,但那兩道目光卻冰冷得就好像刀子一樣。

  咧了咧嘴,李巖轉身快步向房間走去。

  云彩兒盤著干練的發髻,幾縷長發垂下,襯托出修長白皙的脖頸。

  這個強勢的總經理,哪怕就這樣坐著,什么話也不說,光是那強大的氣場,也依舊讓人覺得渾身都在起雞皮疙瘩,甚至還有一點微微氣悶的感覺。

  一般人在這個女人面前,絕對會自慚形愧。

  李巖面對他的時候,雖然不會自慚形愧,但處于愧疚與虧欠,總有一種想要逃離的感覺。

  其實在面對姜柔的時候,這種感覺依舊會有。

  只是遠沒有在面對這個女人的時候,那么強烈。

  關上門,李巖心里的那種壓抑感,終于減少了很多。

  從衣櫥里拿出一條新褲子穿上,李巖站在門口,猶豫了很久,才終于咬著牙,走出來。

  剛剛走出門,李巖就在第一時間察覺到了客廳里投遞上來的目光。

  “嘶……”李巖倒吸一口涼氣。

  這女人難道就這樣一直看著?

  李巖有種想死的感覺。

  “呵呵……云經理,你在這里坐會兒,我去做飯了。”

  “你是誰?”云彩兒詫異地看了李巖一眼,就好像不認識一樣“你怕我?”

  “沒有!”李巖想也不想就連連搖頭。

  開玩笑,覺得愧疚跟怕不怕沒關系吧!

  “那你為什么總是一副要躲著我的樣子?”

  審視的目光在李巖身上來回打量。

  “沒……絕對沒有。我怎么會躲著你?開玩笑,你肯定是看錯了。對!就是看錯了!”李巖打著哈哈,想要再次溜進廚房里。

  “是嗎?”云彩兒端正地坐在沙發上,臉色平靜而又冰冷。

  不知為何,云彩兒這幅淡然的樣子,總是讓李巖心中很是不舒服,甚至有種揪心的疼痛。

  特別是看到她那冰冷的目光和故作不認識的樣子。

  李巖就恨不得沖過去好好問問。

  但他知道,自己絕對不能這樣,不然事情會變得更遭。

  這絕對不是他想要看到的。

  “你在這里坐會兒,我去廚房做飯。待會兒再聊吧!”說著,李巖準備離開。

  “不用了。我坐會兒就離開。不用這么麻煩。”

  “啊?彩兒你要走?不是說好了嗎,要留在這里吃飯的?”

  女人在私下里的稱呼相對來說要隨意親昵許多。所以陶倩對云彩兒的稱呼,很容易就會從云經理轉變成彩兒。

  云彩兒沒有說話,只是不著痕跡地看了李巖一眼。

  就算白癡都知道,這時候應該是他說話的時候了,要不然云彩兒肯定會離開。

  而理智卻告訴李巖,最好不要這樣做,要不然剪不斷理還亂。

  正是因為這樣,李巖才會顯得猶豫不決。

  瞥了一眼張了幾次嘴,卻沒有一次說出話的李巖。

  云彩兒心里暗自咬牙。

  “我忽然想起,公司里還有點事情,我先走了。”

  說著,云彩兒站起來就走,沒有絲毫的猶豫。

  黑色的高跟鞋踩在光可鑒人的地磚上,發出噠噠脆響。

  陶倩一看,云彩兒要走,這怎么行?

  “唉!云彩兒,你別走啊!來都來了,吃了飯再走吧。”

  一邊說著,陶倩一邊給李巖打眼色。讓這家伙開口挽留,因為她知道,只要李巖肯開口,云彩兒肯定會留下來。

  別看云彩兒似乎很硬氣的樣子,可實際上她內心比誰都要柔軟。

  特別是在面對李巖的時候,遠沒有表現出來的那么強硬。

  “啊!”直到這時候,李巖才終于反應過來。

  此時都要中午了。

  于情于理李巖都應該出言挽留。

  “留下來吃過飯再走吧!就算急也何必急在這一時?”

  云彩兒回過頭,看了李巖一眼,見他還是一副猶豫勉強的樣子。

  “不用了!我還有急事!”

  說著,云彩兒拉開門,走了出去。

  李巖愣在原地,想要去追,但腳下卻又像是灌了鉛一樣,難以挪動分毫。

  想要就這樣由著她離開,而心里卻又有點莫名的不甘心。

  “笨蛋,快去追啊!要是讓她跑遠了,你追誰去?”陶倩走過來,一腳踢在他的脛骨上,把李巖踢得齜牙咧嘴,口中頗為恨鐵不成鋼地說道。

(本章完)

下載湯圓創作APP

隨時隨地追更新,離線閱讀沒網也能看~還能和作者聊騷,快快下載!

加拿大快乐8有没有预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