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九十六章  疑云
297/316

第二百九十六章  疑云

  陶倩的喪事辦得非常簡單!

  不!已經可以不能用簡單來形容了,幾乎可以是簡陋。

  整個新搭建起來的靈堂里,根本就沒有多少人,加上李巖她們,也僅僅不過二十來人的樣子。

  倒不是陶倩的手機里找不到其他人了,相反,陶倩的手機電話薄里有著超過兩百個人。

  但無一例外,都是什么姐,什么先生,什么老板之類的。

  那些人明顯不是什么要好的人,充其量不過是一些狐朋狗友而已。甚至陶倩在生前的時候,都沒有提起過這些人。

  正是因為這樣,李巖才都沒有通知。

  抱著月兒,李巖仰頭看著有些陰沉的天空。

  壓抑的氣氛讓他有點喘不過氣來。

  “前幾天都好好的,今天卻在這里見到她,這……這……”身后傳來陳娜的哭聲。

  相比起她,性子更加沉靜地姜柔在經過初期的悲傷之后,就已經恢復了過來。

  只是臉色看上去明顯有些不好。

  “唉——”陳大年他們坐在椅子上,一句話也不說,只是不斷地嘆著氣。

  李巖看著天空愣了很久,終于回過神來。

  轉身把安靜的月兒遞給小姑。

  這個小家伙似乎也能從壓抑的氣氛中體會到一些沉痛。她一直都非常安靜地趴在爸爸懷里,懵懵懂懂地瞪著大眼睛,東看西看。

  要不就一直盯著爸爸,伸出小手,時不時地摸摸的臉。

  似乎想要安慰他,但更像是一種無意識的舉動。

  “我出去一下,辦好火化手續。”

  “嗯!這是死亡證明,你拿好!”李嫣霞從自己的皮包里拿出一張證明書,遞給李巖。

  “那我先去了。”

  說完,李巖轉身離開這里。

  火化手續并不需要太麻煩,只要有死亡證明,就可以隨時預定。

  由于陶倩死了之后,直接就拉到了殯儀館,所以并不需要等待太久。

  辦好手續,只需要等到明天早上就可以進行火化。

  “嗯?”

  辦完手續,李巖走出殯儀館的辦公大樓。在經過大門口的時候,忽然發現,門口竟然站著一個穿著風衣的女子。

  當李巖看來的時候,那個女人馬上就轉身離開。

  “喂……等等!”看著她要走,李巖頓時追了上去。

  倆人相距不過三四十米,李巖很快就沖出大門。

  “怎么……可能?”

  殯儀館外面是一條寬闊的馬路。

  路邊行人不多,卻有大量的車輛不斷來來往往。

  只是李巖卻并沒有看到那個女人。

  明明看到她是向這邊轉的,追出來卻看不到絲毫人影。

  如果是一般人的話,恐怕早已經嚇得魂飛魄散。畢竟這里可是殯儀館門口,每天來到這里焚化的尸體,不知道多少。

  鬼知道這里會不會發生什么亂七八糟見了鬼的事情?

  但李巖卻不會,因為他非常清楚,也非常明白。剛才自己確確實實看到了那個奇怪的女人。

  而且剛才那個女人就站在自己現在站的地方。

  而現在卻看不到的人了。

  只能說,那個女人肯定是用什么辦法避開了他的視線。

  “奇怪!這個女人到底要做什么?既然不想見面,那又為何會三番兩次的出現在我面前。還故意讓我看到?”

  看著空蕩蕩的人行道,李巖心中非常疑惑。

  他可以肯定,那個女人肯定是故意站在這里的,意圖就是為了引自己過來。

  可現在她又躲起來不相見,這實在讓人覺得非常奇怪。

  “月兒……等等……月兒……不要亂跑!”

  “爸爸!爸爸!”

  身后傳來小姑的疾呼和月兒的呼喊,李巖轉過身,向后看去。

  卻見,月兒正邁著小腳,踉踉蹌蹌地跑過來。而李嫣霞則跟在后面氣喘吁吁。

  顯然這一大一小,已經這樣好一陣子了。

  在別人看來,這一大一小兩個人或許僅僅只是在鬧著玩。要不然一個大人肯定不可能連一個小孩子都追不上。

  可在李巖的眼中卻不是這樣的。

  他非常清楚地知道,小姑的體力絕對不如月兒。別看小家伙年紀小小,一副呆萌的樣子,可實際上她的各方面能力都遠超同齡人,甚至一般體質弱點的成年人,也不見得有魚兒的耐力好。

  小家伙簡直就是個怪胎。

  想到這里,李巖心里又是一陣好笑,月兒就算再怎么怪胎,那還不是自己的孩子?如果她都是怪胎了,那自己又是什么?

  “爸爸!”

  哪怕在這陰森森的殯儀館中,月兒的存在也總能給這里帶來一片陽光。

  小家伙樂呵呵地跑過來,一把抱住爸爸的腿,仰著頭,瞪著大眼睛,萌萌地看著他。

  “真是……”月兒的樣子讓李巖不禁覺得有點好笑。

  也正是因為這樣,他心中的陰霾一下子就消退了許多。

  “呼呼呼……呼……”

  這時候李嫣霞一路上走走停停,終于來到李巖身前。

  氣喘吁吁地她忍不住彎下腰,雙手撐著膝蓋,不斷地喘氣。

  “小墩!這……這丫頭……太厲害了,我居然……居然愣是追不上!”

  “這不是才正常嗎?月兒要是那么容易被追上,那就不是月兒了。而是別的普通孩子。”

  “這……倒也是……呼呼……可是,我追了這么久,卻愣是連她衣角都沒碰到,實在讓人覺得不可置信。”

  “月兒的各方面能力都非常強大,本身也帶著神秘性。會出現這種情況也不是什么無法理解的事情。”李巖笑著說道,頓了頓,話鋒一轉“對了,小姑。你猜我剛才在這里看到誰了?”

  “嗯?”

  已經恢復了許多的李嫣霞站直身子,很是奇怪地看了李巖一眼“聽你這樣說,難道你看到了某個熟人?”

  “熟人倒是熟人,卻不知道那人到底是誰。”

  “該不會是……”聽到李巖的話,李嫣霞非常驚訝地看著李巖。

  “看來小姑你已經猜到那人是誰了。對,就是那個女人。”

  這句話讓李嫣霞滿臉恍然“怪不得!”

  “什么怪不得。”

  “你不知道,剛才月兒又是要找媽媽,又是要找爸爸。鬧得我莫名其妙。從我身上下來過后,就徑直望著里跑。”

  “你是說,剛才月兒找媽媽?還直接朝著里跑?”

  “是啊!她從我身上下來過后,就超這里跑,甚至都沒有走錯路。”

  “這……”

  走錯路!這事情幾乎不可能會發生在月兒的身上。小家伙記憶力非常好,就像是計算機一樣,凡是走過的地方,那就不可能會忘記。

  這種情況下還要走錯路,那幾乎是不可能。

  但問題是,月兒怎么知道媽媽在這里的?

  根本沒人告訴她,難道月兒僅僅只是因為某種無法理解的感應?

  “這其中會不會有什么關聯?”

  “不知道!這事情太玄乎了。如果不是親眼所見,根本難以相信。”

  “我總感覺這其中似乎還有別的什么事情。”

  “難道她是要告訴我們什么?”

  “這……”李巖皺著眉,搖搖頭”不知道,但聽你這樣說,倒是讓我想起了一件事情。”

  “什么事情?”

  “你或許不知道,這事情曾經有好幾次翟靜都告訴我,要我離身邊的人遠點。”

  “這是為什么?”

  “她不說!我也問過,但她卻從來不說。”

  “這其中會不會有什么隱情?”

  “不知道。”李巖搖搖頭。

  “既然不知道,那就回去吧!小倩還有那么事情讓我們去做。”

  “嗯!回去吧!這事情先暫時放在一邊。”

  李巖點點頭,彎腰抱起月兒,往殯儀館內部走去。

  回來的時候,陳大年他們正好要離開。

  他們也并不是沒事兒。趁著中午的時候來一趟已經不容易。畢竟公司里還有不少的事情需要他們去做,云彩兒又在住院,所以公司里很多事情都需要他們掌舵。

  “小李我們走了,小陶的事情就靠你了,我們暫時幫不了什么。”

  “嗯!我明白,這事情就交給我吧。”

  “李巖,你也要注意身體啊!不要太傷心了。”

  “我們走了啊!老李!公司里還有那么多事情等著我們。”

  “李先生,那我們就走了。明天早上再過來。”

  “那我們走了。”

  眾人一一告別。

  一下子,原本就清冷的靈堂里,人更少了。

  只有李巖他們姑侄倆而已。

  這簡直無法想象,如此重要的場合,竟然只有這么幾個人。

  “咦?這是誰的手提包?”

  “什么?就是那個!”李嫣霞從座位上站起來,走到一把椅子旁邊,把鄰座的手提包拿起來。

  白色的手提包,不是什么名貴的奢侈品,卻很是漂亮,材質也不錯。或許沒有什么香奈兒或者路易威登那么大牌,但還是很好。

  “這個包包……我記得好像是姜柔的。”

  “是她的嗎?”

  “不能確定,但我記得她貌似來的時候,真的是提的這個包包。但還是打開看看吧!”

  “這……不好吧!畢竟是別人的包包,要是亂翻的話,會很不禮貌的。”這是對別人尊重,所以李嫣霞顯得有點猶豫。

  “不打開根本不知道是誰。不然怎么給別人送回去?放心吧!我給你作證。”

  “好吧!這可是你說的。”

  李嫣霞點點頭,打開了包包。

  “咦?這包包還真的是姜柔,我認識她這個化妝盒。”李嫣霞從里面拿出一個化妝盒。

  “那張單子是什么?你拿出來看看。”李巖無意中看到了手提包里有一張印著‘醫院’兩個字的單據。這讓他心里莫名的跳了一下。

(本章完)

下載湯圓創作APP

隨時隨地追更新,離線閱讀沒網也能看~還能和作者聊騷,快快下載!

加拿大快乐8有没有预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