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百零九章  一場婚禮
310/316

第三百零九章  一場婚禮

  最近事情越來越多,讓李巖有點手忙腳亂的感覺。

  但這些事情有不得不去做。

  其實在有些人看來,李巖完全是多此一舉。

  畢竟很多事情錯過了就錯過了,彌補什么的,根本就是一個笑話。

  只是李巖卻不這樣看,他擁有著比一般人更加豐富的感情。

  雖然很好情況下會表現出來。

  可有就是有,他從來不會拒絕內心的想法。

  如果不是很多事情讓他無法開口的話,或許現在的情況也不會變成這樣。

  或許他現在早已經跟姜柔在一起。當然,前提是月兒不在身邊。

  因為月兒的存在,讓他不得不拒絕。若非事情被云彩兒用裝暈的辦法知道了的話,他恐怕到現在還不會接受云彩兒。

  只是這樣以來,他與姜柔之間也就再無可能。

  但兩人之間從前又偏偏有過這樣一段朦朧的感情。就像是年少時的初戀一樣,懵懂而又青澀,雖然互相喜歡著,但誰都沒有邁出最后那一步。

  當明白了彼此的心意的時候,一切都完了。

  作為一個有擔當的人,自然要趁著姜柔還在的時候,給她一個了結。

  這是給自己一個交代,也是給姜柔一個交代,同時也讓她不再有太多的遺憾。

  但讓李巖想不到的是,哪怕是一場簡單的婚禮也是非常麻煩的。

  婚慶公司好找。

  但司儀卻不見得隨時都有,如果是其他時候的話,那還好說。但現在要過年了。

  結婚的人到處都是,那些司儀根本忙不過來。

  所以要等待。

  等預約到司儀,至于其他的事情,則好辦多了。根本不用擔心,直接把事情承包給婚慶公司,他們會幫李巖做好一切事情。

  剩下的就是等待,好在等待并不長,因為下周一就可以預約到司儀。

  “嘔……”

  周四的放化療開始過后,姜柔的身體就出現了嚴重的不良反應。惡心、嘔吐、渾身無力,靜脈刺痛,甚至還伴有腹瀉的癥狀。

  因為這種療法針對的是癌細胞,而這種細胞又分裂迅速,所以在設計的時候,藥劑就設計成了針對這種細胞的藥劑。偏偏人體中也有一部分活躍的細胞分裂迅速。

  這種無差別的滅殺,帶來的副作用非常可怕。

  往往還會造成除了惡心嘔吐之外的其他癥狀。

  比如說掉頭發。

  哪怕李巖準備了很多冬蟲夏草給姜柔提高免疫力,也效果不大。

  原本長長的青絲,成片成片地掉下來。才兩天時間,就掉了大半。

  “沒事吧,好些了嗎?要不要喝點水?”李巖坐在姜柔身邊,輕輕拍打著她的背脊。

  “沒……沒什么,只是心里難受而已。不用擔心。”

  放化療之后,姜柔臉色一片慘白。

  整個人都萎頓了不少,再也不復從前的陽光。

  只是那性格卻一點沒變,依舊是那副淡然恬靜的樣子。

  姜盛看著摸摸地自己女兒受苦,雖然嘴上從來不說,卻悲痛欲絕。卻又幫不上什么忙,只能站在窗戶邊,一邊看著女兒,一邊偷偷地抹眼淚。

  因為所有人都清楚,姜柔這是在跟時間賽跑。

  她的時間不多了。

  哪怕有精密的醫學技術,卻也難以將她從死亡線上拉回來。現在唯一能做的,就是給姜柔一場婚禮,讓她不再有遺憾。

  姜柔也知道自己的時間已經不多了。

  哪怕有藥物滅殺,效果也非常有限。

  僅僅幾天時間,癌細胞就擴散了許多。這還是有藥物滅殺的效果,要不然恐怕還會更加可怕。

  而伴隨著癌細胞瘋狂擴散,疼痛也隨之而來。

  如果不是李巖用銀針幫她封住了神經,恐怕她根本不可能像是現在這樣。到時候,恐怕光是疼痛就折磨地她生不如死。

  時間一點一點過去,這幾天李巖把絕大部分時間都用在了陪伴姜柔上。

  這不可避免地冷落了月兒。

  好在醫院里別的不多,就是人很多。

  以小家伙那張甜死人不償命的嘴巴,幾乎在來的第一天,就認識了很多醫生阿姨醫生叔叔和,當然還有一大群護士阿姨。

  這樣以來,倒也不至于讓她太無聊。

  爸爸在陪漂亮媽媽的時候,月兒就到處找阿姨玩。自然,收獲也不少,幾乎隨時隨地,手里都有一個棒棒糖,差點美得她直冒泡。

  從周末開始,大家就開始布置病房。

  那些有空閑的護士也來幫忙。

  因為很多人都知道,這里會有一對新人,明天將會結婚。

  而此時的姜柔則早已經無力的躺在病床上,幾乎難以幫上任何忙。

  看著白色的病房一點點被裝扮成婚慶現場的樣子。

  姜柔臉上始終掛著淡淡的笑意。

  在她看來,自己這輩子是已經足夠了。有個疼愛自己的父親,有個自己愛著的男子。

  也是無憾了。

  真要說的話,恐怕唯一的遺憾就是不能跟李巖長久在一起。

  這場煙花過后,留下的將會是無盡的凄冷與絕望。

  但這也夠了。畢竟自己這輩子最起碼也經歷過這么一次。比起陶倩來說,自己已經是非常幸福了。

  時間一點一點的流動。

  夜晚的時候,裝扮一新的病房里,透露著濃濃地甜膩氣息。

  病房里其他人都已經睡了。

  只有她一個人,睜著雙眼,默默地看著走廊過道里的燈光照應進來,投射到組成心形的粉色氣球上。

  那些氣球中間,用紅玫瑰填充起來,白玫瑰組成一個大大的‘愛’字。

  一切都顯得那么虛幻,一切都顯得那么不真實。

  讓姜柔有種身在夢中的錯覺。

  “嗤……”看著那些氣球,那些玫瑰,姜柔癡癡地笑了。

  淚水不斷地留下來,沖刷著蒼白的臉頰。在燈光下映射出點點光亮。

  淚水模糊了眼睛,讓她有些看不真切。

  姜柔哭著笑著,不管不顧。

  “怎么了?”

  這些天睡覺的時候總是很警醒,姜盛從睡眠中醒來,看著女兒一個人在哪里哭。

  他走過去,輕聲問道。

  “沒……沒什么……”

  “還說沒什么,都哭成這樣了。”

  “我這是高興,高興的。”

  “唉……真是苦了你了,是爸爸沒用,沒有照顧好你。”姜盛搖頭嘆息,充滿了自責“當年你媽走的時候,讓我把你照顧好。本以為我已經做到了。卻想不到,最終的結果還是這樣,還是沒有讓你逃脫啊。”

  “爸!沒事兒,說什么呢?在我心里,你永遠都是最好的爸爸。”

  “可是爸沒用,給不了你最好的。?希望你不要怪爸爸。”

  “不會!不會!”姜柔哭著搖搖頭,淚水止不住的往下落,打濕了衣角,沾濕了領口“你生我,養我。做女兒的怎么會怪你。要怪就怪自己命不好。”

  “快睡吧!明天你就要結婚了。爸爸也想看看你穿著婚紗的樣子。”說這句話的時候,姜盛已經開始落淚。

  他無比的自責,認為自己沒有做好妻子交代給自己的事情。同時也悲痛著女兒漸漸消逝的生命。

  哪怕放化療,在這種情況下,也幾乎沒了什么作用。

  無非就是拖時間而已。

  姜柔在被窩里哭了很久,直到睡著的時候,臉上還掛著淚水。

  看著女兒終于睡去。但姜盛卻沒了睡意。

  站在窗戶邊,看著窗外的夜景,高瘦的身子仿佛佝僂了許多。

  第二天,天色在昏暗中被天光點亮,這場特殊的婚禮漸漸拉開序幕。

  這是一場很特殊的婚禮,周圍腫瘤科的病友在得到消息過后,都送來了祝福,也送來了不少禮物。

  姜柔的眼淚從一開始就沒有停下。

  她一邊流著淚,一邊接受著眾人的祝福。

  婚慶公司的司儀早早的就來到了這里。因為她知道,今天將會為一對新人舉行一場特殊的婚禮。

  她也給姜柔送去祝福,那是一只可愛小熊。毛茸茸的,很是可愛,被姜柔轉手送給了月兒。

  因為懵懂的小家伙看上了這東西。

  不大的病房里被簾布隔開一個小空間。姜柔在婚慶公司的派來的員工的幫助下,換上雪白婚紗。

  這已經是她的極限了。

  因為癌癥與放化療的副作用幾乎將她的身子完全掏空。

  病房外匯聚了不少人,有人看熱鬧,也有人帶著真心的祝福。

  李巖穿著新浪裝,站在門口,等待著司儀的召喚。

  本來這應該是女方的,但姜柔的身體實在不適合這樣,所以就改成了李巖。

  趁著這段時間,李巖拿著在門口派發紅包。

  小小的紅包,卻承載著他與姜柔祝福,祝福那些認識的不認識的人,幸福長壽,平安喜樂。

  看了看手表,這個時候陳娜應該在公司上班。

  如果不出意外,她今天應該是不會來了。這樣更好,她來了反而事情不妙。

  為此,李巖特意通知了陳大年和薛博濤他們,讓他們注意陳娜的動向。只要她走出公司,就第一時間告訴自己。

  因為陳娜在某種意義上來說,就是個不穩定因素。

  “一場愛情一段情緣,今生的相戀,是三世的牽絆,三生石上,寫不下你們的前世今生,一碗孟婆湯,忘不掉前世的許諾……”

  司儀在病房中開場了。清脆的聲音在病房里回蕩,讓姜柔激動萬分,雙手緊緊地握在一起。

  “叮叮叮……”

  李嫣霞身上的手機忽然想起。

  那是李巖的手機,倆人對視一眼,李嫣霞迅速拿出手機走到一邊,接通了電話。

  片刻后,她放下手機,走回來對著李巖道“陳娜離開公司了。”

(本章完)

下載湯圓創作APP

隨時隨地追更新,離線閱讀沒網也能看~還能和作者聊騷,快快下載!

加拿大快乐8有没有预测